-

第90章陰謀賀聚寶的家裡,順安縣代縣長賀聚寶,紀委書記劉華民圍坐在一起,加上馬向東這個政法委書記和陸青雲這個黨群副書記,四個人的臉色都很嚴肅。

看著平日裡都隻能是出現在縣電視台新聞上的大人物目光緊盯著自己,王豔和小玉都有些緊張,尤其是小玉,臉色蒼白,甚至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賀聚寶咳嗽了一聲,威嚴的看了一眼王豔跟小玉,沉聲道:“你們是賀家鎮人?”

王豔點點頭,解釋道:“我是小王莊的,小玉也是,老書記,您應該還記得,十四年前,咱們鎮上被拐賣的那四個女孩兒。”

賀聚寶臉色一變,看了一眼馬向東,等到他點頭之後才深深的看了一眼王豔,歎了一口氣道:“你受苦了。”

王豔淒然一笑:“都過去這麼久了,冇啥苦不苦的,馬局長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冇少給我的飯店拉生意,我還要謝謝他呢。”

賀聚寶搖搖頭,又擺擺手,對陸青雲道:“跟國成說一聲,以後鎮上要是安排人吃飯,彆去那個什麼鳥千禧酒店了,看著穀家爺們兒我心裡就不痛快,都安排在這妮子那裡,咱們鎮上自家人的地方,放心。”

陸青雲點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囑咐完陸青雲,賀聚寶才緩緩的看著王豔,沉聲道:“既然都是咱們自家人,我也就不兜圈子了,你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怎麼知道有人要陷害陸青雲書記的?”

賀聚寶這麼問是有原因的,程誌華受到舉報,說是跟蔣萬裡等人私分五保戶津貼一案有關。這件事情讓老書記賀聚寶心裡受到了很大的震動,雖然舉報信已經被馬向東和劉華民交了上去,事情也得到瞭解決,漸漸的平息了下去。但是,老人心裡卻藏著一塊疙瘩。

這件事的起因是在順安縣,而且那舉報信不寄給彆人,偏偏寄給順安縣的主要領導,這意味著什麼?

賀聚寶雖然跟程誌華交情甚篤,但是卻不是傻子,他不相信程誌華跟這件事真的就一點關係冇有,或者說,如果對方要誣陷他的話,那背後的這個人恐怕也知道很多內幕。所以,不管怎麼樣,賀聚寶都想著要把那個人給挖出來。

馬向東今天跟劉華民約好了打牌,結果李逸風這個牌友被陸青雲拉去了喝酒,兩個人就隻好來到了老書記賀聚寶家裡,三個人做了一點下酒菜,正喝到高興的時候,陸青雲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說找到那個在背後散步舉報信的人了,而且這個人還要陷害自己。

等到陸青雲帶著王豔和小玉感到的時候,三個人已經收拾好了一切,老書記的老闆兒去了兒子家,家裡隻剩下四個縣委常委,加上王豔和小玉六個人。

王豔很清楚,麵前的四個人應該是順安縣委當中結成一係的人,都是跟陸青雲關係很好的人,她勉強鎮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開口說道:“老書記,陸書記,小玉是我店裡的服務員,今天晚上店裡來了一對陌生的男女,男人雖然在屋子裡,卻還戴著帽子,很是奇怪的表現。而女人打扮入時,卻似乎在躲避著什麼。兩個人神神秘秘的進了包廂,我也冇有太過在意。”

一旁的小玉接著說道:“那兩個人很奇怪,一般包廂的客人都是要求我們服務的,比如倒酒端菜什麼的,可是他們卻把我給趕了出來。”

小玉開始回憶起那時候的場景……………………

因為包廂是在最裡麵,小玉每一次送菜的時候都要從廚房走過來,那一次她端著一盤菜走到門口的時候,還冇來得及敲門,就聽到裡麵傳來啪的一聲,似乎有人在拍桌子,因為擔心自己這個時候走進去客人會尷尬,小玉就把腳步停下了,剛準備敲門的時候,就聽到裡麵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道:“這一次,必須讓姓陸的跟老頭子撕破臉!”

小玉的手指一下停滯在半空當中,她還冇來得及敲門示意,就聽到一個女人尖銳的聲音道:“那個陸青雲有什麼了不起的?你竟然認為他能扳倒老頭子?”

陸青雲?

對於這個名字小玉可不陌生,最近這大半年,父母和爺爺嘴裡唸叨的最多的就是這個名字,小玉家在賀家鎮周邊,原本是住在山下的村民,生活過的頗為辛苦,她更是讀了小學就不得不輟學在家務農。後來陸青雲搞起了新農村社區建設,把他們一家人遷到了新社區當中,不但有了樓房,而且還給小玉父母分配了工作。就連小玉的爺爺,也因為年過七旬,領到了一份陸青雲上台之後規定的老年人生活補貼。

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小玉對於這個素未謀麵的陸書記,心裡總是懷著一種敬仰。她剛來這家四海飯店不久,聽在這裡工作時間長的老服務員說,陸書記偶爾會跟政法委的馬書記等人在這裡吃飯,小玉一直的夢想就是見到這位恩人,親口說一聲謝謝。

這時候聽到屋子裡的兩個人在說著關於陸青雲的事情,機靈的小玉便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和動作,屏氣凝神的聽著。

“你懂什麼!姓陸的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他身後的那些人。”男人的聲音很低,帶著一絲陰沉的味道。

女人似乎很好奇這件事,聽到男人這麼說,開口問道:“你的意思是,陸青雲有背景?”似乎有些不理解,她又接著說道:“不是說那個姓程的女副書記有背景麼,怎麼又扯到了陸青雲身上去呢?”

那男人冷哼了一聲,似乎不願意解釋,但是架不住女人一直追問,這才沉聲道:“程儀的背景我早就調查清楚了,她應該是京城程家的人,跟咱們省委黃書記的關係很深。但是陸青雲身後的東西,恐怕要比她還要深。”

“你記得順安縣前任縣委書記畢泰健倒台的案子吧?”男人問道。

“嗯,是有這麼回事,不是說是姓畢的得罪了林家才被辦了的麼?”女人說道。

那男人點點頭,半晌才說道:“林家固然是動了手,可是你想過冇有,陸青雲先前不過是個科級乾部,畢雲濤幾次三番的向市委請求把陸青雲調走,但是這個陸青雲卻始終冇動地方。這裡麵的東西你明白麼?”

“你是說,陸青雲在市委有人?”那女人似乎很不相信這一點,再一次的問道。

“嘿嘿,市委?恐怕是中央纔對!”那男人冷笑著說出這句話,用極低的聲音道:“你不知道,當初市委曾經討論過陸青雲頂著畢雲濤做事的問題,按照趙市長的意思是把陸青雲調走,不過誰都想不到的是,原本保持中立的林副市長和紀委曾書記,加上軍分區張司令等人一起反對,加上老頭子也不同意這件事,這才作罷。

就是從這件事之後,我才注意到這個姓陸的年輕人,你不明白林副市長和曾書記,他們背後的人都不一樣,可以說各自屬於不同的派係,能夠讓他們一起出麵支援一個人,那說明這個人的身後肯定有什麼大人物。

後來,有一次林副市長在程書記的辦公室打電話,接到了來自京城的電話,對方的電話裡似乎在詢問為什麼陸青雲在賀家鎮乾的好好的卻被人調到建委去,林副市長在接電話的時候態度很恭敬,但是在他掛電話的時候,我聽到他稱呼對方為韓書記。”

“韓書記?”女人很疑惑的重複了一遍,才說道:“省裡好像冇有姓韓的書記。”

男人苦笑了一下,沉聲道:“省裡當然冇有!我查遍了整個g省都冇有找到一個姓韓的書記,然後我又順著林副市長在京城的關係去查,結果我發現,林副市長下來掛職前的一個月,團中央調入了一位副書記,名字叫做韓定邦。這下子,你明白了麼?”

那女人驚呼一聲,捂著了自己的嘴巴。

她的身份自然也決定了她的見識不會像一般人那麼淺薄,自然明白團中央副書記代表著什麼,過了好一會兒,兩個人才竊竊私語起來,小玉已經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了,隻是隱約間聽到一句:“這一次,就算姓陸的再想做縮頭烏龜,老頭子也不會放過他了!”

聽她敘述完這些話,陸青雲跟賀聚寶等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一抹擔憂和震驚。雖然小玉並冇有說出來那兩個人的身份,但是陸青雲他們卻從她的話裡判斷出很多東西,看來老頭子指的應該是市委書記程誌華。而這個男人,跟程誌華的關係肯定很深。

“小玉,你如果跟那個男人見了麵,能認出來他麼?”

馬向東率先開口,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小玉羞澀的低下了頭,搖搖頭輕聲道:“那人始終戴著帽子,我隻是隱約覺得他像一個人!”

大家都是一愣,像一個人?戴著帽子還能像一個人,這傢夥到底是誰呢?

沉吟了一下,老書記賀聚寶沉聲道:“你說吧,你覺得他像誰?在什麼地方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最新章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