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5章威風高層很喜歡講將相和故事,那總是涉及某人與某人的團結。其實每個人心中,也會演一出將相和,都有個文武之道平衡的問題。理智的人,總會把文的一手放在武的前麵,而不是光憑血性去辦事。陸青雲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尤其是隨著地位的變化和時間的推移,他越來越意識到,自己手中的權力越大,能夠做的事情也就越多。若是想著把官越作越大,在這路上越走越遠,那就麵對一個巨大的危險:高度的社會化政治化。其結果是漸變得隻有血肉,冇有靈魂。如果這樣下去,就會迷失,從而失去最簡單的人性。

放下跟陸默的電話,陸青雲陷入了沉思當中,既然上麵要求穩定,那自己就還一個穩定的局麵給他們看。

抬眼看了一眼辦公桌上的日曆,今天是十月八號,還有一個星期就是林若嵐的預產期,自己恐怕要去京城了。在這之前,自己需要把仁慶市的問題用快刀斬亂麻的手段解決掉。

拿起電話,陸青雲打給了市委辦主任程覺。

“程主任麼,我是陸青雲。”陸青雲開門見山的表明瞭自己的身份。

程覺小心翼翼的答道:“市長,您有什麼吩咐麼?”自從段譽被調查之後,程覺行事越發的低調了起來,省裡麵現在都在流傳一個訊息,段書記跟周副書記之間關係密切,很有可能要被調離仁慶市,既然如此的話,那下一任市委書記呼聲最高的人選自然是陸青雲這個市長,真要是他做了市長,估計自己這個市委辦主任也要給他的心腹挪地方了。至於之後陸青雲怎麼安排自己,恐怕要看自己現在的表現了,所以程覺對陸青雲是懷著極大的小心的。

陸青雲自然猜得到他的心思,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冇有想要拿程覺立威的想法了,對程覺平靜的說道:“通知在家的常委們,明天上午九點,在市委會議室召開常委會,討論我們市最近的防汛抗洪和組織人事問題。”

頓了頓,陸青雲繼續道:“請組織部慶東部長把最近需要調整的副處級以上人事問題一起拿到常委會上討論。”

程覺恭敬的答應著:“我知道了,市長。”

放下電話,程覺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這個陸市長到底要做什麼?把防汛工作和組織人事一起討論,難道說他要趁著省委冇有調整仁慶市的班子之前,對下麵的區縣班子動手?

想到這個可能,程覺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來。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握著話筒久久冇說出話來。

第二天上午,仁慶市委會議上內,常委會的成員們齊集一堂,除了市委書記段譽因為被停職審查而缺席,其他的常委會成員一個不少的都來到了會議上當中,陸青雲是最後一個抵達的,張海洋亦步亦趨的緊跟在陸青雲身後,手裡麵拿著陸青雲的茶杯和筆記本。

推門走進會議室當中,陸青雲笑著跟其他的常委們打著招呼,包括紀委書記朱允文和軍分區司令員馬一鳴在內的陸係乾部自然是滿心高興,而市委副書記段譽為首的幾個市委常委,臉色卻不大好看。尤其是市委副書記杜振海,看向陸青雲的目光都有些不太一樣了。畢竟在他看來,陸青雲前段時間可以說跟自己玩了一手暗度陳倉,悄無聲息的把文廣縣的包世達等人一鍋燴了,一下子把文廣縣攬入他的管轄當中,讓杜振海頂在前麵跟段譽爭了那麼久,他在一旁做和事老,結果到最後,市裡麵的大權卻被陸青雲拿到手裡,杜振海自然不能夠接受。

坐在會議室正中間的位置上,陸青雲環視了一週,淡淡的說道:“現在開會。”

所有人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就連一向跟陸青雲關係淡薄的柳慶東和顧東風等人都感覺的到,今天的陸市長跟平時不一樣,身上似乎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那是一種被收斂起來的鋒芒,一股能夠震懾人心的鋒芒,甚至有些讓人不敢相信的是,陸青雲此時表現出來的態度,是他在仁慶市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表現出來的,那是一種捨我其誰的霸氣,隨意的坐在那裡,卻讓人不敢正視。

“今天我們主要先討論一下防汛抗洪工作。”陸青雲看了一眼常務副市長周正業,淡淡的說道:“正業同誌,你作為防汛抗洪指揮部的副總指揮,先向大家介紹一下我們仁慶市防汛抗洪的情況吧。”

被點到名字的常務副市長周正業點點頭,拿出筆記本開始說道:“今年以來,我們仁慶市……………………”

常委們都認真的聽著周正業的介紹,大家都知道,這位周副市長此時是最無奈的一個人,站隊站錯了方向,這是官場當中的大忌,不管是什麼人,站隊站錯了方向,就等於是跟錯了人。

仁慶市的防洪工作,基本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周正業需要做的,實際上就是把原本已經計劃好的事情按部就班的完成,之所以他這麼小心翼翼的,主要還是擔心陸青雲會因為自己站錯隊的事情而對付自己。畢竟之前他也打聽過這位陸市長的手段,曾經的仁慶市常務副市長姚光明,就是被這位陸市長給架空了,雖然是常務副市長,手裡麵的權力卻連一個普通副市長都不如。

“市長,情況就是這樣,各個區縣的準備工作還是不錯的。隻是文廣縣的情況有些複雜,班子的變動太大,很多事情都找不到負責的同誌,這對於防汛抗洪工作是一次嚴峻的考驗啊。”周正業最後總結對陸青雲說道。

陸青雲點點頭,平靜的說道:“這確實是個問題。”

頓了頓,他又看向周正業,繼續說道:“防汛抗洪工作是近期我們市工作的重中之重,周副市長的責任重大,我這個總指揮幫不上你什麼忙,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跟你保證,要人給人,要錢給錢!市裡麵全力支援防汛工作。我隻有一點要求,那就是必須要保證群眾的利益不受到任何損失。出了問題,我是要被省委問責的,你們也跑不掉!咱們丟掉帽子是小,成為整個仁慶的曆史罪人是大!”

這番話說到最後,陸青雲的表情變得十分嚴肅,他看著周正業的眼睛道:“我需要一個保證,保證今年不會有一個村子被淹!”

周正業猶豫了一下,心裡麵滿是掙紮,他很清楚,陸青雲這是在考驗自己,如果自己能夠把防洪工作做好,那麼這個事情就是一個契機,自己就能夠得到陸青雲的認同,但是如果做不好,陸青雲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如果段譽還在,周正業絕對不會輕易向陸青雲低頭,但是現在形勢比人強,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了,如果不想在仕途上走到終點,自己就必須要做出抉擇了。

咬咬牙,周正業看著陸青雲,沉聲道:“市長放心,今天在常委會上我立下軍令狀,如果出現一處決堤的地方,我周正業自請處分!”

陸青雲滿意的點點頭,側身對副市長郭正通道:“郭副市長,你跟財政局那邊打好招呼,防汛工作是我們市的重點工作,必須要全力支援!我隻有一句話,誰耽誤了防洪工作,我就斷了他的前程!”

所有人都從這句話當中感覺到了殺氣,看來陸市長是真的下了狠心了。

“宣傳部門要配合好宣傳工作,一定要讓群眾瞭解清楚防洪的基本知識。”說著,陸青雲看向了市委宣傳部長劉敏潔。

劉敏潔點點頭:“市長放心,我回去就安排。”

陸青雲沉吟了一下,對軍分區司令員馬一鳴說道:“還請馬司令員做好準備,如果出現險情的話,部隊上麵的幫助是我們必須的。”

馬一鳴表情嚴肅的點頭道:“請市長放心,我已經接到了省軍區的命令,仁慶市軍分區現在進入戒備狀態,隨時應對突發的汛情。”

他這話並不是客氣,g省軍分區早在汛期到來之初就已經向大軍區申請過了,允許省內各個軍分區在發生汛情的時候接受地方政府的請求,協助抗洪搶險。畢竟汛情瞬息萬變,如果真的等到請示完領導之後,恐怕災難已經發生了。

陸青雲十分高興的說道:“感謝部隊領導的支援。”

想了一下,陸青雲對負責會議記錄的市委辦主任程覺說道:“程主任,有個事情要麻煩你。”

程覺一聽連忙抬起頭,看著陸青雲恭謹的說道:“市長您說。”

陸青雲道:“市委辦成立一個聯絡組,專門負責聯絡瞭解全市的汛情,然後向各部門領導通報,這個事情你跟政府辦的杜海濤同誌聯絡一下,你們兩個負起責任來。”

程覺點頭道:“好的,散會我就去辦。”

佈置完這些事情之後,陸青雲看了一眼一直冇有說話的杜振海,微微一笑道:“杜書記,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最新章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