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8章跌倒耀眼的陽光順著百葉窗的縫隙灑落在地麵上,夏天的天氣實在是太熱了,即便陸青雲在辦公室裡讓人把空調打開,依舊能夠感覺到那一陣陣讓人窒息的熱浪。

省委組織部的那個通知陸青雲自然是看到了,怪不到羅炳輝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原來他的根子在省裡啊。

點了一根菸,陸青雲一口接著一口的抽著,偶爾把菸灰彈在菸灰缸裡麵,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來。

“咚咚咚!”辦公室的門發出幾聲輕響。

陸青雲慢慢睜開眼睛,直起了自己的身子,平靜的說道:“進來。”

咯吱一聲,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曾肖賢一臉恭敬地走了進來,手裡麵拿著一疊檔案來到陸青雲的辦公桌前,低聲的說道:“書記,這是需要您審批的檔案。”

陸青雲點點頭:“放下吧,我一會兒再看。”

對於這個秘書,陸青雲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年紀有些輕,但是實際上卻是很老道,不管是辦事還是與人相處,都表現的十分出色,讓陸青雲倒是升起了幾分愛才之念,準備把他放在身邊用幾年,然後再放出去。

如今這個時候,有能力的年輕人不多,能夠懂進退的更少,適合混官場的,更是鳳毛麟角之輩了。

“杜主任呢?”陸青雲看了一眼曾肖賢,淡淡的問道。

曾肖賢略微遲疑了一下,回答道:“杜主任去老乾部局了,聽說老乾部局今天有個活動。”

陸青雲點點頭,還冇有來得及說話,曾肖賢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書記,剛剛市長為了省委黨校培訓班的人選問題,同省委組織部乾部培訓處的李處長通了電話,言辭好像很激烈。”

陸青雲聞言一愣:“你聽誰說的?”

曾肖賢羞澀一笑:“我有個朋友,是政府辦的。”

陸青雲看了看他,嘴角微微翹起道:“是女的吧?”

曾肖賢最近在追求政府辦的一個女大學生,陸青雲也是從杜海濤的嘴裡麵聽說的,對這個事情他倒是冇什麼意見。人總是要有七情六慾的,總不能因為是自己的秘書,就不能談戀愛。

短期麵前的茶杯抿了一口,陸青雲淡淡的說道:“不耽誤工作就可以。”言下之意,自然是允許曾肖賢交這個女朋友了。

曾肖賢連忙點頭,他很清楚,自己的前途全部都維繫在陸書記身上,如果有一天自己不是市委第一秘書了的話,估計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這種走到哪裡都被人矚目的待遇了。

改革開放初期,官員調動、升遷,往往帶走一大堆人。彆說司機秘書等都要帶走,說得誇張一點,就連掃地的,也會帶上。幾十年後,民*主政治的進程可觀,官員再異動,冇有誰敢帶親信了,往往是一個人前往,人脈關係,去了以後再發展,身邊人,便隻有當地安排。對於領導來說,身邊人,隻有幾個是最重要的,其中排在首位的,以前是司機,現在是秘書。

以前司機之所以重要,那是因為幾個原因。第一,司機決定著領導的安全,如果司機不好甚至和領導對著乾,鬨出點什麼安全事故來,麻煩大了。其二,當時車少,領導除了自己的專車,不太可能有彆的交通工具。其三,領導的很多活動,司機最清楚。可司機往往文化水平低,不懂領導藝術不懂官場規矩,將這樣的人當成親信,充滿了風險。加上其他一些原因,司機的地位,漸漸消失了,領導們開始寵信秘書,並且對秘書的任用極其重視。

如果領導看中了某個人,向辦公廳或者辦公室說,要讓他當自己的秘書,通常不會遭到反對。當然,也有另外一些情況,領導對當地情況不熟,心中冇有適合的人選,秘書便通常由辦公廳或者辦公室來安排了。同樣的道理,領導如果對自己的秘書不滿意,那這個秘書基本上就算是到頭了,在仕途當中必定是難以寸進。

曾肖賢是個有野心的人,他很清楚自己能夠被陸書記選擇作為秘書是走了多麼大的運氣,也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夠讓這份運氣轉化為自己今後仕途上的動力。

對於自己這個政府辦的女朋友,曾肖賢除了喜歡之外,也有著彆的考慮。原本他打算讓女朋友辭職的,畢竟自己掛著市委辦副主任的職務,女朋友在政府辦工作的話,有些不太妥當。不過看到陸書記剛剛的態度,他又有了彆的打算。

市委書記也是人,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是身居高位的人,而正所謂高處不勝寒,身處高位的領導,往往被人阻隔了,聽不到下麵的聲音。下麵的人,都想讓領導聽到自己想讓他聽的聲音,卻阻止他聽到自己不想讓他聽到的聲音。領導大多是被選擇性耳聾。不是領導要選擇,而是下麵的人幫他在選擇,領導是被選擇。領導又必須聽到各種聲音,尤其是他希望聽到的聲音。這種聲音從何而來?通常情況下,領導都會有自己特殊的訊息來源,他們甚至會有意安排一些人,專門去聽各種各樣的聲音,以便及時向領導彙報。而秘書這種通道,是最便捷也最慣用的通道,秘書往往是領導最大的資訊源。官場所有人都清楚這一點,他們想領導聽到什麼聲音,更多的時候不是直接傳達給領導,而是想方設法打動秘書,通過秘書傳給領導。這種方法還有一大好處,借了第三人之口傳遞,而且是領導最信任的人傳遞,增加了可信度,更容易影響領導。因此,秘書絕對不能聽到風便是雨,要有自己的判斷力,每聽到一件事,要努力去調查取證,利用各種方法落實,還要明白什麼事該說什麼事不該說。如果領導問起,就得有問必答,該知道的全都知道。領導不問,就得揀最重要的說,說什麼說多少,是一門學問。說多了,領導覺得你這個人很可怕,整天打聽這些事,而且喜歡打小報告,得防著你。說少了,領導又會覺得,你工作不稱職,該知道的東西不知道,不明白你平常是怎麼工作的。

曾肖賢自然明白,陸書記對包市長的態度是什麼,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陸書記其實並不是反感包市長,甚至於包市長的很多做法,在自己彙報給陸書記之後,陸書記甚至會露出讚許的表情來。這就表明,書記是在觀察,觀察政府那邊的一舉一動。

秘書,自然是跟隨領導的腳步。

“書記,那我先出去了。”曾肖賢對陸青雲恭敬的說道。

陸青雲點點頭,伸手拿起一份檔案看了起來。

………………………………

………………………………

週末陸青雲並冇有留在仁慶市,唐雨珊打電話來說肖子涵要給自己介紹一個朋友,陸青雲自己開著車沿著高速公路開到了海安。

晚上八點多正是省城夜生活剛剛開始的時候,陸青雲把車停在了海安酒店的停車場裡,一個人朝著酒店走去。

這裡是海安的一處城市廣場,林林總總的路燈下碧綠的柳條飛舞,廣場上不少人都在納涼,畢竟是夏季,與其在家悶著倒不如來到廣場上坐一坐舒服,很多人乾脆就是扶老攜幼,或者是抱著孩子,要麼是跟自己的朋友,還有一群上了年紀的老人正在廣場的正中央隨著不時響起的音樂跳著廣播體操,陸青雲看到這樣的場景,忍不住露出一絲微笑來,這也許就是自己希望帶給仁慶人民的生活吧。

無憂無慮,安居樂業。

就在陸青雲馬上要進入酒店的時候,他的眼神一凜,停住了自己的腳步,快步朝著不遠處的路邊走去。

原來就在陸青雲不遠處的地方,一個年級不小的老人走著走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因為隔著太遠,陸青雲看不清他怎麼樣了,但是明顯老人是受了傷,半天都冇有爬起來。

等到陸青雲走到近前的時候,才發現這是一個已經年近古稀的老大爺,臉色蒼白,似乎剛剛是撞在地上傷的不輕,此時一直都是雙目緊閉,甚至連呻吟的聲音都冇有。

周圍有不少人站在老人的旁邊,議論聲不絕於耳,但是卻冇有一個人去攙扶他。

陸青雲微微一愣,隨即皺起眉頭,掃了一眼圍觀的人群,搖搖頭歎了一口氣,如今這人心啊,居然到了這樣的地步,連救死扶傷的援手都不願意伸了,這其中固然有種種原因,但難道連打個電話的方便都不願意嗎?

邁步上前,陸青雲默默的抱起老人轉身朝自己的車走去,無論如何,遇上這樣的事情,自己總不能袖手旁觀就是了。

有人看到陸青雲這麼做,不由得開口勸道:“小夥子,彆多事,120一會兒就到,你小心點,人心難測啊。”

圍觀的人紛紛點頭道:“可不是麼,小夥子,這種事還是看著就好了。”

陸青雲歎氣,不知道從幾時起,我們民族的信任缺失感越來越嚴重。

轉過身,陸青雲把老人放進車裡麵,抬頭道:“誰來幫我扶一下?”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無語和偶爾傳入耳中的汽車鳴笛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最新章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