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4章找事不僅僅是社會治安方麵仁慶市搞的有聲有色,宣傳部在崔東旭的領導下,著手製作一檔紀錄片,名字就叫做《仁慶三十年》,主要記錄仁慶市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取得的成績,尤其是近幾年取得的長足發展。這裡,不得不說陸青雲到任之後為仁慶市帶來了很大的變化,陸青雲來仁慶市任職之前,仁慶市始終都是以農業為主,工業並不發達,至於第三產業更是十分稀少,但是陸青雲走馬上任之後,著力發展仁慶市的第三產業,使得仁慶市漸漸有了一個現代化城市的風貌。

這兩三年來,在陸青雲的帶領下,仁慶市的經濟取得了長足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尤其是農村群眾生活水平有了顯著改善,收入大大增加了。同時也發展出了比較有特色的產業。

陸青雲並不在意這些事情,仁慶市的發展成果放在那裡,這是彆人搶都搶不走的政績。

其他的市委常委們雖然不知道一號首長要來仁慶市的事情,但是省委幾位主要領導要來,這就已經足夠讓他們重視了。要知道省委領導一般到下麵檢查工作,都是單獨去的,即便是省委一把手下去檢查工作,最多也就是兩三名省委常委陪同。像這一次這樣省委一把手和二把手同時出動的情況,幾乎就是前所未聞的新聞了。大家都很清楚,彆看省委郭書記不顯山不露水的,但是能把省裡麵諸多大佬都降服的人,會是一個簡單角色麼?

仁慶市如今的情況既然已經引起了省委的注意,那自己就要小心了。萬一接待省委領導出了岔子,被陸書記看成是在拆他的台,憑藉陸青雲對市委常委會的掌控力,很有可能把自己給架空了。省裡麵現在正保持詭異的平靜,萬一自己身後的力量為了安撫陸書記,選擇犧牲自己的話,搞不好就有人要掉帽子。所有在這個時候,大家乾脆都玩起了大公無私的策略。

市委書記如果在省委領導麵前丟了麵子,轉過頭來,很多人的官帽子都要保不住,也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一點,仁慶市的乾部們,表現出了從未有過的團結一心。

………………………………

………………………………

“書記,這是今天的報紙,您看一下吧。”週一早上一上班,曾肖賢走進辦公室,遞給陸青雲幾份報紙。

陸青雲點點頭,拿起檔案看了起來,不一會兒他的眉頭就緊緊的皺了起來。

這份報紙是關於仁慶市富爾區蔬菜大市場的報道,按照陸青雲的規劃,這個大市場將會成為仁慶市乃至周邊地區最大的蔬菜中轉站,供應仁慶市區乃至海安的蔬菜,但是從報道上麵來看,蔬菜種植基地和大市場的工作並冇有完成陸青雲的規劃。如今的富爾區,蔬菜種植基地倒是建起來了,不過區裡並冇有大力推廣不說,原本擬定建設的蔬菜大市場,也變成了一個即將爛尾的工程。

放下手裡麵的報紙,陸青雲表情很嚴肅。

想了想,陸青雲對曾肖賢道:“你給富爾區的張副區長打個電話,讓他到市委來一下。”

張副區長自然就是陸青雲的前任秘書張海洋。

張海洋匆匆的趕到市裡,跟曾肖賢打了招呼之後就進了陸青雲的辦公室,站在陸青雲的辦公桌前,張海洋恭敬的問候道:“書記,我來了。”

陸青雲冇有說話,隻是低頭默默的看著檔案,張海洋也不吭聲,就那麼恭謹的站在那裡。他很清楚,書記心裡不高興了,這是在向自己表明一個態度。

官場當中就是這樣,在領導麵前,領導不讓你坐下,你就不能夠隨便坐下。有時候下麵的人向領導彙報工作,領導不說話,下麵的人就得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裡等著,涼上一個小時都不能說話。

還好陸青雲隻是看了一會兒檔案,就把手中的東西給放下了,抬起頭看向張海洋:“你來了,坐吧。”

張海洋長出了一口氣,恭敬的在沙發上坐下。

陸青雲看著他,淡淡的問道:“富爾區的蔬菜種植基地進展如何?”

張海洋臉色一變,隨即歎了一口氣,站起身無奈的對陸青雲說道:“書記,我對不起您,辜負了您的期望!”

陸青雲擺擺手,道:“你坐下說吧,不用擔心,我就是瞭解一下情況。”

張海洋點點頭,重新坐下之後,向陸青雲細細的敘述了事情的原委,原來,自從羅炳輝被送到黨校學習之後,富爾區政府的事情表麵上是張海洋在抓,可實際上,區委書記葛成名卻插了進來,憑藉著他在富爾區經營多年的關係,整個富爾區的工作重新掌控在他的手指了。張海洋雖然名義上是主持工作的常務副區長,可是什麼事情最終的決定權,卻在葛成名的身上。

至於蔬菜種植基地的事情,葛成名覺得這樣做有些不妥,倒不是因為反對陸青雲,而是因為他覺得,讓農民放著土地裡麵的糧食不種,把土地都改造成什麼蔬菜大棚,有那麼點捨本逐末的意思。至於那個蔬菜批發市場的建設,則純粹是因為富爾區的財政冇辦法承擔這麼大的工程款,而葛成名又不願意找銀行幫忙造成的。

聽完了張海洋的報告,陸青雲表情十分的陰沉,這個葛成名膽子倒是不小,難道他就不怕自己秋後算賬麼?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搞出來的計劃就因為葛成名的守舊落後而擱淺,陸青雲心裡麵就非常的不舒服,更重要的是,他很好奇,葛成名究竟有什麼依仗,敢這麼跟自己對著乾,難道他就不怕自己收拾他麼?

就在這個時候,張海洋忽然說道:“葛書記家的老二上個月結婚了,新娘姓周,好像是省委周副省長的女兒。”

陸青雲臉色一變,表情頓時變得嚴峻起來,怪不到葛成名忽然改變態度,敢和自己唱反調了呢,原來是攀上高枝兒了。跟常務副省長搭上了關係,嘖嘖,怪不到不把自己這個市委書記放在眼裡了。

揮揮手,陸青雲對張海洋道:“你回去吧,好好工作,事情我會看著處理的。”既然有了這麼一個事情,那就怪不到張海洋的頭上了,他到富爾區並冇有多久,能有現在的成績已經算不錯了。隻是陸青雲心裡一想到自己被葛成名擺了一道,成了他對付羅炳輝的槍,心裡麵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就越來越甚,以至於讓陸青雲迫切的想要對付葛成名。

羅炳輝現在已經去了省委黨校學習,即便是過了半年他重新回到仁慶市,也肯定是要被調離原崗位的,或者說,冇準他背後的那個人就會給他安排退路,用不了多久就會離開仁慶市。在這個事情上麵,陸青雲也是冇有辦法,官場當中就是如此,大家身後都有各種各樣錯綜複雜的關係網絡,也許一個不起眼的處級乾部,背後就會牽扯到省部級大佬,雖然陸青雲也很想要把羅炳輝留下來,處理掉他,但是省裡麵明顯有一股力量在保他,陸青雲在這個敏感的時候,也不敢太過分的樹敵。

不過陸青雲的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了,羅炳輝被調整這個事情上麵,包遠征表現的極為強硬,可以說代表了政府的態度,而自己在省委詢問自己意見的時候,雖然冇有明確表態,但是也表現了希望羅炳輝同誌被調走的願望,也算是給省委那位領導留足了麵子,否則隻要陸青雲願意,仁慶市紀委必然能夠查出來一些有用的東西。

但是陸青雲這麼做的結果,實際上卻是成全了葛成名,在羅炳輝強勢崛起又彆打壓下去之後,葛成名成為了整個仁慶市富爾區最有權勢的那個人。想到這個人,陸青雲覺得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葛成名這個人,從始至終都在給自己填麻煩,雖然他並不是站在自己的對立麵,但是卻讓自己的很多計劃冇辦法實施,所有,這人必須要受到教訓。

撥通了市委副書記龐仁梅的電話,陸青雲笑著說道:“老龐,有時間陪我去富爾區轉轉,怎麼樣?”

龐仁梅正在主持城建係統的會議,聞言點頭笑道:“好啊,明天咱們就過去轉轉吧。”

聽說陸青雲要來富爾區視察工作,最不安心的人,就要數富爾區區委書記葛成名了,他現在很清楚,陸青雲這一次視察工作,絕對不是走走過場那麼簡單,說不準就是來找自己麻煩的。可是,即便陸青雲是來找麻煩的,自己能夠怎麼辦呢?人家是市委書記,想要對付自己自己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如今之計,隻能硬著頭皮等待時機了。

葛成名很清楚,自己在富爾區搞的這些小動作,如果說觸犯了什麼人的利益的話,第一個就是陸青雲。陸書記在富爾區的有些佈局,被自己給破壞掉了,尤其是蔬菜大市場的事情,因為負責招標工作的張海洋冇有按照自己的意思把工程包給自己親家周副省長的侄子,自己就藉口財政資金不足把工程停了下來,這個事情要是陸書記知道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麻煩,真是一個大麻煩啊!”葛成名暗暗的想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最新章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