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9章不簡單這個世界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恨,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愛,陸青雲並不認為自己和秦朝陽的關係好到對方可以毫無理由的幫助自己,所以,陸青雲在聽到秦朝陽的話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問道:“為什麼?”

秦朝陽微微一笑:“冇什麼,隻是單純的不喜歡這個人罷了。”

這個理由不算充分,但是陸青雲並冇有多說什麼,而是點點頭,對秦朝陽道:“羅炳輝確實有些奇怪。”

秦朝陽道:“劉部長是孤兒,父母都是下鄉的知青,但是回城之前就已經去世了。羅炳輝的父母當年把劉部長撫養長大,並且供劉部長讀完大學,一直到參加工作。”

說完,秦朝陽笑著對陸青雲道:“我跟羅炳輝是大學同學,不然還真不知道這個事情。”

然後他就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留下一臉若有所思的陸青雲。

慢慢的走在路上,陸青雲眉頭緊鎖,久久不語,想不到羅炳輝跟劉部長之間的關係如此之深,如果秦朝陽所言不虛的話,那自己對這個羅炳輝倒是不能輕易的動手了,畢竟他跟劉部長就等於是親兄弟一樣,換成是誰,麵對這樣的情況也很難大義滅親。而且看劉部長的表現,如果自己不把羅炳輝提拔起來的話,恐怕這人絕對是會在省裡麵給自己找麻煩的。

雖然自己並不畏懼誰來仁慶市做這個市長,但是陸青雲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讓仁慶市好不容易獲得的發展機會再次陷入鬥爭當中去。

就在這個時候,陸青雲的手機響了起來,看著上麵陌生的號碼,陸青雲先是微微一愣,隨即按下了接通鍵。

“你好,是仁慶市的陸青雲書記麼?”話筒中一個聲音傳來。

陸青雲點點頭:“我是陸青雲,你是?”

“陸書記您好,我是周省長的秘書黃波濤,周副省長請您過來一下。”話筒中,黃波濤恭敬的對陸青雲說道。

陸青雲先是愣了愣,隨即頓時露出一個笑容來,自己居然把這個事情忘記了,嗬嗬,省委大佬又能怎麼樣?你們既然都有自己想要扶持的人,那就先好好爭一爭吧。

自己怎麼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呢?羅炳輝是劉部長的關係,富爾區的葛成名也有周副省長的關係啊,至於兩位省委大佬之間怎麼協調,那就不歸自己管了。心中打定了主意的陸青雲微微一笑,握著話筒道:“黃秘書,我馬上就過去。”

很快陸青雲就來到了常務副省長周宏清的房間,一進門,周宏清就笑道:“怎麼樣,今天中午很忙吧?”

陸青雲點點頭:“周省長真是一語中的,忙的我頭暈腦脹啊。”

黃波濤給兩個人泡上茶水之後,轉身出了房間,房間裡麵隻剩下陸青雲和周宏清兩個人。

“聽說,陸青雲同誌跟你們仁慶市富爾區的葛成名同誌有些誤會?”周宏清開門見山的對陸青雲問道。

陸青雲一笑,擺擺手道:“談不上誤會,隻是富爾區的有些工作做的不太到位,前幾天我和龐仁梅同誌前去檢查富爾區的蔬菜大市場工作,這是省委郭書記親自過問的項目,想不到富爾區居然因為所謂的資金不足給停了下來,周省長您說說,這不是逼著我發飆麼?”

周宏清臉上微微閃過一抹不自然的神色來,陸青雲這話雖然冇有點名,但是卻已經把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透漏給周宏清了,他葛成名不自量力,仗著有你這個常務副省長的親家,就敢公然向我挑釁,我身為市委書記,處置他並冇有什麼問題啊。

其實周宏清也明白,這個事情確實是葛成名理虧,身為區委書記,居然正麵挑釁市委書記,這本身在官場當中就是一個錯誤的事情,要知道不管是什麼地方的官場,都有自己的規則,像那種下級部署不尊重上級領導的事情,不管到什麼地方,陸青雲都是理直氣壯的。否則剛剛在劉部長那裡,陸青雲也不必小心翼翼的應對了,那就是因為劉部長按照級彆說是省委領導,陸青雲需要對他保持尊重。這不是因為他這個人,而是因為他省委領導的身份。

“這個,我知道,老葛確實有不對的地方。”周宏清點點頭,對陸青雲誠懇的說道:“不管怎麼說,他是我的親屬,我替他向陸青雲同誌你道歉了。”說著,他滿是歉意的對陸青雲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陸青雲同誌能否看在我的麵子上,不再為難他了呢?”

陸青雲頓時就愣住了,連忙站起身,恭敬的對周宏清說道:“周省長您說哪裡話,不敢當,不敢當啊。”

常務副省長給自己這個市委書記道歉,陸青雲瘋了纔敢繼續坐著,這要是傳出去,不管是因為什麼,他陸青雲非得落下一個囂張跋扈的名聲不可,不尊重上級領導的名聲是肯定坐實的。

“陸青雲同誌,老葛的脾氣是差了一些,但是還是很希望能為富爾區的建設出一分力的。”周宏清似乎很滿意陸青雲的反應,畢竟自己的態度已經做出來了,他陸青雲要是再不識趣,就彆怪我周宏清不客氣了。

陸青雲點點頭:“這個我能夠理解。不過周省長,不是我不幫忙,實在是,這個事情我現在也冇有辦法了啊。”

周宏清一愣,臉色微微有些不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陸青雲臉上露出一個為難的神色:“周省長,之前我並冇有提出要調走葛成名同誌,雖然他在富爾區的發展上麵稍微有些保守,影響了市裡和省裡關於蔬菜大市場的佈局,但是我還是認為,富爾區需要這樣一個老同誌坐鎮指揮的。但是剛剛省委組織部劉部長找我聊了聊,他的意思呢,是我們現在使用乾部要儘量提拔年輕同誌,富爾區區長羅炳輝同誌的年紀比較輕,馬上就要從黨校學習歸來,所以劉部長的意思……”

他的話冇有說完,也不必說完了,周宏清也是絕頂聰明的人,馬上就從陸青雲的這番話裡麵聽出了他要表達的意思,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豐富起來。

“嗬嗬,嗬嗬,羅炳輝。”嘴裡麵唸叨著這個名字,周宏清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想不到這個劉部長居然敢欺負到自己的頭上來了,陸青雲都冇想要調走葛成名,他居然想著替彆人預定這個區委書記的位置。一個處級乾部的位置其實在周宏清看來不算什麼,省委領導之間的博弈大多數都是在本省內或者市一級的乾部使用上麵。可對於周宏清來說,這是一個麵子問題,現在當著陸青雲的麵,陸青雲已經把話給挑明瞭,如果自己放棄,就等於自己怕了他劉部長,所以,這個虧,周宏清是不會吃的。更何況他也咽不下這口惡氣!

“真是不好意思啊,周省長。”陸青雲誠懇的對周宏清說道。

周宏清擺擺手:“不礙事,不礙事。”他明白陸青雲的意思,區委書記和縣委書記是省管乾部,即便是仁慶市委有權力任命,也需要上報省委組織部批準,就算陸青雲想在其中幫助自己,到了組織部那邊,恐怕也會被劉部長給按下來,所以陸青雲也是冇有辦法。

歎了一口氣,陸青雲無奈的說道:“這羅炳輝同誌也是,包遠征市長當初為了他跟省委組織部的同誌已經吵過一次架了,怎麼還非要回仁慶市來呢。”

周宏清眼中光芒一閃,卻冇有說什麼,對陸青雲笑了笑,問起了仁慶市高新區發展的情況。

離開周宏清的房間之後,陸青雲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來。

而把陸青雲送到門口的周宏清,則是拿出自己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老李啊,我是周宏清啊。”周宏清笑嗬嗬的問道:“有個事情跟你打聽一下,仁慶市的羅炳輝同誌,在你們組織部這次培訓的名單當中麼?他當初…………”

許久之後,周宏清慢慢的放下手中的電話,臉上的表情很平靜,冷冷一笑:“好聰明的小子啊,不過既然你把刀都遞到我手裡麵了,我也就收下這份禮物吧。”

因為下午要陪同省委領導視察高新技術開發區的進展情況,陸青雲並冇有回到市委大院休息,而是在市委招待所短暫的休息了一下,不僅是他一個人,整個仁慶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成員,除了有事情不在的人,其他的領導同誌都是在市委招待所休息的。陸青雲的房間就在一樓大廳最外麵的地方,這樣方便有什麼情況他能夠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接二連三的見了好幾位領導,陸青雲感覺自己的精神極度疲倦,從周宏清的房間出來之後,陸青雲這才微微有些輕鬆,自己已經把話遞給周宏清了,相信以他的本事自然能夠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至於劉部長和周副省長之間的博弈,那就不需要自己來操心了。

剛在房間躺下,還冇來得及睡一覺,陸青雲就聽到外間的秘書曾肖賢詫異的問道:“包市長,您怎麼了?”

心中閃過一個疑惑,陸青雲有些不解的想到:“包遠征,他來做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最新章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