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無恥陸青雲對於藍家的反撲早有準備,不過即便是如此,他看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紀委工作人員的時候,也微微有些詫異,畢竟在他的印象裡,陽明市紀委書記曾文跟林天華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陸青雲同誌,有人舉報你在工作和生活中存在嚴重的違紀問題,現在我代表紀委詢問你幾個問題,你一定要如實的回答。”

出乎陸青雲意料的是,紀委的人員很和善。

看出陸青雲有些奇怪,一旁的劉華民笑道:“這位是咱們市紀委田副書記,是我的老領導。”

陸青雲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位是自己人,看到田副書記對自己一臉笑容,陸青雲心裡微微有些放下心來,臉色一整,表情嚴肅的對田副書記說道:“請田書記儘管問,我一定如實回答。”

看到陸青雲明白了自己的來意,田秉毅笑了笑,衝自己帶來的四個人點點頭,幾個人來到沙發上坐下,田秉毅看著陸青雲,一臉嚴肅的問道:“有人舉報你在生活當中存在著不正當的男女關係,跟賀家鎮某個飯店老闆莫言來往密切,不僅動用私人關係,為她違法的父親開罪,而且還公然為了她,阻礙執法機關對莫言的飯店查封。有冇有這回事情?”

陸青雲眉頭一皺,很明顯對方這是要衝自己跟莫言之間的關係下手了,略微遲疑了一下才苦笑著搖頭道:“莫言,我跟莫言認識的時候並不長,因為在賀家鎮工作的時候總去她的飯店吃飯,這才認識。第一次認識是因為有流氓在她的飯店搗亂,當時在場的還有賀家鎮的賀國成同誌和賀國麗同誌。另外,兩家的孩子和家人都在。對了,當時的流氓還是賀國麗同誌的愛人,現在我們縣局副局長胥東同誌趕走的呢。

至於為莫言的父親脫罪一事,您可以去縣公安局調取一下那個案子的簡報,這件事跟我可沒關係,是政法委馬向東同誌發現了其中的疑點,這才讓人重新調查的。我跟莫言之間的來往,完全都是正常的,組織上可以去調查。”

聽了他的話,田秉毅的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他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陸青雲在回答關於自己跟莫言關係的時候,冇有解釋為什麼會阻礙執法機關對莫言飯店的查封,難道說,確有其事?

眉頭緊鎖著,田秉毅沉聲道:“陸青雲同誌,對於舉報你阻礙執法的事情,你怎麼解釋?”

陸青雲嗬嗬一笑:“田書記,這件事情純屬是無稽之談,當時在場的不僅是我自己,還有時任順安縣縣政府副縣長,現在我們順安縣縣委副書記的程儀同誌,具體的情況您可以找程儀同誌詢問,我隻能說,我為我們乾部隊伍當中的某些同誌感到羞恥!難道冇見過女人麼?”

陸青雲的最後一句話說的就有些意有所指了,田秉毅臉上的嚴肅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下,很明顯對於陸青雲的解釋很滿意,他也隱約聽說了程儀的背景,既然程儀當時也在場,那麼不管誰要用這件事做文章,就得掂量一下了,看看是否能夠承受得住省委黃書記的憤怒。不過這個表情也隻是在他的臉上一閃而過,很快田秉毅又沉下臉來。

“還有一件事,有人舉報你在賀家鎮的開發過程當中存在著嚴重的經濟問題,雖然冇有直接證據提供,不過據稱你在工作當中很少在食堂吃飯,都是去飯店。而且平時抽菸也從最開始的普通煙變成了大熊貓,中華等高檔煙,並且,聽說你還喝起了茅台酒?請問,這些事情你要怎麼解釋?”

陸青雲噗嗤一聲笑出聲來,無奈的搖搖頭,對田秉毅苦笑道:“田書記,我是北方人,南方的飯菜我根本吃不慣啊,你可以打聽一下,不管是縣委縣政府還是賀家鎮黨委鎮政府,有哪個人不知道我去飯店吃什麼?上次省紀委喬書記來順安,我請他在四海飯店吃了一頓飯,也隻是點了幾個我們家鄉的菜罷了。至於菸酒什麼的,那是我女朋友從家裡拿來的,我收自己女朋友的禮物,總不算收受賄賂吧?”

陸青雲的話越來越無奈,最後甚至也帶了一點怨氣。

田秉毅也不生氣,隻是在聽到陸青雲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能夠拿出那麼貴重的菸酒,你女朋友家裡很有錢吧?”

陸青雲搖搖頭:“她因為跟我在一起,被家裡趕出來了,這都是她出來的時候拿給我的。”

田秉毅一愣,卻還是說道:“你女朋友叫什麼名字?有誰能證明這些東西是她給你的?”

翻了一個白眼兒,陸青雲無奈的苦笑道:“我女朋友名叫林若嵐,家是京城的,人現在在美國留學。證明的話,市政府林副市長可以證明,他那份還是我轉交給他的,順道說一句,我女朋友是他妹妹。”

“咳咳咳!”田秉毅一陣乾咳,看了陸青雲一眼卻冇說話,這案子到這個份上還有必要問下去麼?陸青雲這證人找的,一個程儀就已經夠離譜了,身後站著省委書記,結果最後把林副市長都搬出來了,居然還是林副市長的妹夫,京城林家的女婿,抽點好煙,喝點好酒能怎麼樣?人家那都是老爺子的特供吧?

看了一眼陸青雲,田秉毅笑著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今天就到這裡,陸青雲同誌,你也不要有負擔,我們就是瞭解一下情況。”陸青雲微微點頭,表示理解。他心裡其實一點都冇有擔心,畢竟來的是市紀委的人,林天華跟曾文的關係在那裡呢,如果真的有事的話,根本不可能由陽明市紀委出麵詢問自己。

田秉毅回到市委,把詢問陸青雲的結果向紀委書記曾文做了彙報,曾文不敢怠慢,馬上找到林天華求證。

“林副市長,這是真的麼?”曾文一臉奇怪的看著林天華,說實話,他對於陸青雲的話實在是有些半信半疑。

林天華無奈的點點頭,從桌子裡拿出一盒特供小熊貓扔給曾文道:“曾書記彆客氣,這都是陸青雲那小子給我捎來的,家裡老爺子的存貨不少,結果前一陣子被我家小妹全給掃蕩了,拿來給自己男朋友享受了。”說著,林天華故作無奈的說道:“可憐啊,我這個親哥哥都不如陸青雲那小子在她眼裡重要,就分了我一條半,酒更是纔給了一瓶。我可是聽說了,那丫頭給陸青雲的,可是整整兩箱呢!”

曾文結果那煙,嘿嘿一笑卻放進自己的懷裡,伸出手來對林天華笑道:“這個得回去慢慢享受,林市長,給一根吧。”

林天華苦著著搖搖頭,遞過去一根菸,笑著到:“你怎麼看陸青雲說的?”

曾文一邊把煙點燃,一邊臉色嚴肅的說道:“我覺得冇問題,剛纔我跟順安縣的程儀同誌通過了電話,她在電話裡麵證實了陸青雲所說的話,所謂陸青雲阻礙執法的事情,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當時程儀同誌在場,也是她打電話給順安縣衛生局的,並且她還說,我們某些領導同誌看到人家女孩兒長的漂亮,就想要霸占人家,居然還想到用某些莫須有的罪名去人家的店裡搗亂,實在是丟儘了領導乾部的臉麵。”

林天華一愣,隨即臉色古怪了起來,他想不通程儀這話指的是誰。

其實那件事還真多虧了程儀,陸青雲處理完事情了就冇再多想,程儀卻冇有放過李明輝等人,順藤摸瓜的找到了穀勝濤的頭上,麵對縣委常委副縣長的詢問,穀勝濤開始還抵賴,說什麼程縣長有些事情你管不了,他當時也是豬油蒙了心,以為程儀不過是個冇什麼後台的副縣長罷了。結果冇想到捅了馬蜂窩,後來程儀的大小姐脾氣上來了,直接找了省裡的關係,把穀勝濤逼得那叫一個上天無門,入地無路。最後還是陶博有一次無意中知道了這件事,才讓程儀停手。

不過程儀是什麼人,靠著自己背後的關係隱隱查出,這件事似乎跟程誌華有關係,因為莫月跟莫言是堂兄妹的關係,雖然程誌華不知道,但是一次在順安縣視察的時候無意中看到莫言,他頓時生出了某種畸形的渴望,尤其是知道她也姓莫之後,他就更加的渴望那種大被同眠的感覺了。這件事自然不能他出麵,萬東路這個聰明人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他很巧妙的通過一些關係讓穀勝濤知道了這件事,剩下的,自然就是陸青雲和程儀所知道的了。

當然,程儀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畢竟人家冇有直接做什麼,而且也冇得逞,她隻是對程誌華的印象降低到了冰點,甚至於對他表麵滿口仁義道德,背地裡男盜女娼的行為更加的唾棄。

“曾書記,你說程儀同誌指的是誰?”林天華奇怪的問道。

曾文無奈的搖搖頭,一臉的莫名其妙:“我也不清楚,問她她也不說,隻是對於我們調查陸青雲的事情表示很費解。”

腦子裡閃過一道靈光,林天華忽然笑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最新章節,重生風起2000陸青雲筆趣閣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