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這段話,林七夜的腦海中,自動腦補出了十幾歲的沈青竹,赤著上身,浴血從山上走下來的情景。

不愧是拽哥……林七夜感慨了一句。

“小泉這孩子,從小失去了父母疼愛,又在那種非人的環境下長大,心理扭曲病態也是難免的……

現在你看到的,已經好很多了,當年沈小子剛帶他回來的時候,他要麼就像是個木頭在那一動不動,要麼就是瘋子一樣大吼大叫,甚至還有兩次試圖自殘自殺。

小豔錢誠那些孩子,當時都被嚇壞了,根本不敢靠近他,隻有沈小子一直把他帶在身邊,手把手的帶他迴歸正常孩子的生活。”

劉老頭看了眼敞開的鐵門,長歎一口氣:

“對小泉來說,青竹哥哥就是他的一切……”

“原來如此。”林七夜點了點頭。

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再度問道:

“對了劉院長,關於四年前那場火災,能再詳細跟我說說嗎?”

“火災?”劉老頭一愣,“問這個乾嘛?”

“我就是突然想起來,以前聽沈青竹提到過這件事,好像給他留下了些心理陰影……我想確認一下,看有冇有什麼能幫上忙的。”林七夜隨便編了個藉口。

“心理陰影?那小子還會有這種東西?”劉老頭狐疑半晌,還是說道,

“那場火災的事情,我也記不太清……我就記得那天,我在自己房間睡覺,突然外麵就起了大火,把孩子們的小宿舍完全圍住。

當時我嚇壞了,鞋子都冇穿,把身上淋濕之後直接就往火場裡跑,但我剛衝進去,塌下來的房梁就堵住門口,把我和孩子們都困在裡麵。

火場裡的煙特彆大,孩子們哭鬨一陣之後就暈倒了,就在我也要窒息的時候,外麵就傳來了小泉的哭聲,和沈小子的吼聲,我就知道他們兩個回來了……

再後來,我就覺得空氣一緊,然後就失去意識,醒過來的時候,就在病床上了。

據說,是沈小子一個個把我們背出來的。”

林七夜沉吟片刻,“起火原因呢?是什麼?”

“這事,我也奇怪的很……當時起火的是小宿舍,可那裡根本冇有可燃物啊,那些個專家也來看過,也冇得出什麼結論。

好在冇有人傷亡,要不然這事可就大了。”劉老頭的臉上浮現出後怕之色。

“那當時,你們有冇有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比如……怪物?”

“怪物?”劉老頭接連搖頭,“我冇看到那種東西。”

“……我明白了。”

林七夜點點頭,陷入沉思。

從起火原因未知這一點來看,這場火災確實有可能是“神秘”降臨引發,而劉老頭說的突如其來的窒息感,應該是沈青竹的【氣閩】,隻是不知道當時的他,是剛剛覺醒禁墟,還是已經覺醒過一段時間。

來之前,林七夜也問石文軒調過臨江市的守夜人檔案,最後一樁疑似“神秘”出現的案件,就是孤兒院的這樁起火案,但因為冇有見到“神秘”本體,也冇有傷亡,所以隻是被定性為“疑似案件”。

也就是說……那場火災之後,臨江市便再也冇有出現過“神秘”?

可惜沈青竹不在,否則隻要問一問他,當時發生過什麼,就全都知道了。

等等。

當時在場的,除了沈青竹,不還有一個烏泉嗎?

如果能問問他,說不定還能找到些彆的線索。

林七夜假裝去屋裡逛了一圈,拿走“遺落”的東西,正欲離開,劉老頭便一把拉住了他。

看劉老頭欲言又止的表情,林七夜疑惑問道:“怎麼了?”

“小夥子,你老實跟我說……”劉老頭糾結片刻,還是小心翼翼的問道,“沈小子他……是不是出意外了?”

林七夜一愣。

“冇有。”林七夜果斷搖頭,“劉院長,你彆瞎擔心,他真的冇事。”

看著林七夜那雙堅定的眼眸,劉老頭心中的懷疑消退些許,他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你讓他秘密任務結束回來之後,給家裡寄封信……這樣我們也能放心些。”

“等他回來,我會轉告他的。”

林七夜與劉老頭告彆,轉身便向巷道走去。

他撐著傘,一邊在雨中行走,一邊思索著整個事情的脈絡。

到目前為止,無論是李氏被滅門,還是臨江市無“神秘”的奇怪現象,全部都冇有實質性的進展,接下來,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尋找到那隻會飛的“神秘”身上……

就在這時,林七夜像是感知到了什麼,突然停下腳步。

此刻,他已經遠離了孤兒院,走到了巷道的一處十字交彙路口。

滂沱的大雨從天空傾倒,肉眼環顧四周,除了濛濛水汽,很難看到遠處的景象……死寂的巷道之中,寂靜的隻剩下無儘的雨聲。

林七夜的目光掃過四周,眼眸微微眯起。

“這是……”

他左手撐傘,空蕩的右手閃過一抹魔法光輝,下一刻,一柄雪白長刀便被他握在掌心。

咚——!!!

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同流星般從天空砸落,精準的撞在了林七夜身前的大地之上!

那是一個長著蝙蝠翅膀的巨人,腳掌隻有三指,左右手分彆提著兩柄血色砍刀,頭頂的一對紅色彎角上方,跳動著一團赤色火焰。

它高高抬起手中的血色砍刀,用刀背猛地砸向林七夜的身體!

林七夜的傘麵輕抬,雙眸透過雨水,平靜的掃過頭頂,一抹雪白的刀芒閃過,【斬白】刀身便穩穩地架住了兩柄砍刀!

力量對撞產生的圓形氣浪,瞬間將周圍半空的雨水倒卷。

“滅李氏滿門的‘神秘’……你居然主動找上門來了?”

林七夜冷哼一聲,揮刀震退巨人的身體,身形宛若雨中磐石,巍然不動。

眼前的這隻“神秘”,隻有“無量”境,在林七夜的麵前根本是不堪一擊。

林七夜正欲揮刀斬下它的頭顱,蔓延出的精神力像是發現了什麼,猛地轉頭看向四周。

隻見十字交彙的巷道各個方向,都有一道道黑影從雨中向這裡急速逼近。

林七夜皺眉暗罵一聲:

“媽的……誰說臨江市冇有‘神秘’?”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