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嘛……原來是個男人。

李毅飛探出頭看了一眼,小聲的嘀咕一句。

嗯?

靜靜坐在椅子上的梅林看了他一眼,眸中閃過一道淡淡的光華,下一刻他那被遮蔽在深藍色長袍下的身體劇烈扭曲起來……

眨眼間變成了一個金髮碧眼的窈窕女郎!

性彆,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梅林輕柔的聲音響起,讓門口的李毅飛直接傻眼。

院長……這,這……李毅飛伸手指著梅林,結結巴巴的開口。

林七夜對此似乎並不意外,他搖了搖頭,緩緩開口:

他是梅林,傳說中精通變形術的傳奇大魔法師,彆說變女人,讓他變成你爹都行。

林七夜轉過頭看向李毅飛,這是你爹?

……我哪知道。

李毅飛嘀咕著向後退了半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爹長啥樣。

他能看破你的真身,還能洞悉你爹的模樣……這就是預言的威力麼?

林七夜話音剛落,梅林的身體就再度扭曲起來,快速膨脹,身上的深藍色長袍也極速變大,不過這件長袍也不知是何材質做成,無論他的身體怎麼膨脹,都無法撕碎。

一片片蛇鱗浮現在他的身上,猩紅的蛇信噴吐,不過片刻的功夫,梅林就變成了一個比李毅飛原身大了數倍的難陀蛇妖!

這條披著深藍色長袍的蛇妖盤踞在椅子上,一雙豎瞳注視著李毅飛的眼眸,一股無形的威壓降臨在李毅飛的身上,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昏暗的房間內,兩人就這麼默默的對視著,空氣突然陷入了沉默。

你就是林七夜?梅林緩緩開口。

你知道我?

林七夜歎了口氣,目光落在蛇妖身上,平靜的開口:

梅林閣下,你還是變回去,我們好好談談吧。

蛇妖微微點頭,身形一晃,又變成了那個普普通通的年輕男人,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你不是會預言嗎?

預言不是萬能的。

梅林注視著林七夜的眼睛,在你剛打開門的時候,我就試著去窺探你的命運,但你的過去,未來都是一團模糊,隻有現在可以窺探一二。

現在?林七夜挑眉,我的現在是什麼樣的?

早在十年之前,我就預言到了你會打開這扇門。

林七夜聽到如此神棍的話語,頓時就來了興趣,那你再看看,我的未來怎麼樣?

梅林搖了搖頭,不知道。

為什麼?

我的水晶球丟了。

丟了?林七夜一愣。

你現在正身處一個危險的漩渦之中,走錯一步,便是粉身碎骨,而且這可能還會牽扯到你身邊的人……

林七夜的目光逐漸凝重了起來。

再清晰的,我就看不到了。

梅林搖了搖頭,現在的我,不能進行太過精確的預言。

林七夜沉吟片刻,你們比了什麼?

梅林的嘴角泛起一陣苦澀,預言,或者說……推衍。

推衍?這怎麼比?李毅飛忍不住問道。

梅林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泛起一陣苦澀,十年前,一個小女孩來到這個房間,跟我比了一場,說如果我贏了,她就放我離開,但如果我輸了,就要把水晶球給她……

然後你輸了?林七夜的眼睛逐漸亮起,那個小女孩,是不是十二三歲,黑色長頭髮,手背上還有一個奇怪的紋路?

冇錯。

梅林回憶起當時的情況,眉頭越皺越緊。

她的存在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無論是過去,現在

還是未來都無跡可尋……她就像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幽靈,無論我用什麼方法,都無法窺探她命運的一角。

所以……我輸了。

我們從一片落葉開始,推衍整片森林過去50年,現在,以及未來50年的變化,不分勝負,然後又推衍了石塊,水滴……

後來我們發現,對於外物,我們無論怎麼比都比不出一個高下,索性就以彼此為目標,推衍對方的一切。

第二輪,她成功的推演出了我的部分命運軌跡,但第三輪的時候,我卻冇能看透她的……

可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

是如何在造物上贏了黑夜女神,又在推衍命運上贏了梅林這位大預言家?

越是瞭解,林七夜越是覺得,這個自稱為紀唸的女孩身上,充滿了神秘。

如果能夠知曉她是什麼人,那這座神秘的諸神精神病院的來曆,或許便能水落石出……

不過對現在的林七夜而言,探究這個似乎還為時尚早。

李毅飛嚥了口唾沫,用手拱了拱林七夜,小聲道:這麼邪乎?那女孩是誰?

我也不知道。

林七夜搖頭,眉頭同樣緊鎖。

毫無疑問的是,贏走梅林水晶球的那個女孩,和贏走倪克斯手鐲的女孩,以及在院長室留下信封的女孩都是同一個人,也就是紀念。

猶豫片刻之後,林七夜看著梅林的眼睛,認真的開口:

你有什麼病?

梅林眉頭一挑,你纔有病。

現在,先想辦法治好這位傳奇大魔法師,抽取到他的部分能力纔是當務之急!

林七夜微微點頭,仔細的觀察了梅林一會,眉宇間浮現出些許疑惑。

梅林的情況和倪克斯並不一樣,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都冇有展現出任何精神方麵的問題,那自己又該從何下手?

你覺得,世界是什麼,我們又是什麼?

不等林七夜開口,梅林就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對於深海的魚類而言,海水與深海生物就是它們的世界,它們不會知道在海洋之外,還有陸地的存在,更不會知道陸地上還有與它們截然不同的生物。

對於二維生物而言,世界就是一個平麵,它們的存在本身就限製了它們的世界觀,它們無法想象在平麵之外,還有三維生物在觀察著它們的行動。

冇病你怎麼在這裡?

我不知道。

梅林聳了聳肩,我隻是個試圖探知世界真麵目的學者。

世界真麵目?

那你又怎麼知道,我們所認知的這個世界,就是真正的世界呢?

什麼是真正的真實,什麼是真正的世界?!

在這方天地之外,是什麼?而我們在更高緯度生物的觀察下,又是什麼?

對深海魚類來說,海洋就是它們的世界,對二維生物來說,平麵就是它們的世界……

可它們所認為的世界,是真正的世界嗎?

不是。

梅林的目光逐漸火熱起來,在他的眼中,林七夜清晰的看到了名為求知的火焰!

他從椅子上站起,一隻手指著天空,一隻手拉起林七夜的手腕,死死的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的開口:

你有冇有想過,也許……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也隻是一個更高緯度的存在創造出來的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