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你就是……”

司小南怔怔的看著麥爾斯的側臉,嘴角浮現出一抹苦笑。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菲爾眉頭緊鎖,他注視著那張陌生的麵孔,像是想到了什麼:“你就是索爾帶回來的那個預言與魔法之神代理人,麥爾斯?”

林七夜平靜開口:“是我。”

“這件事,與你無關。”菲爾站在一片光明之中,森然開口,“不想死的話,就彆參合進來……你要是死了,索爾該找我麻煩了。”

林七夜搖了搖頭,伸手指向渾身是血的司小南:

“她,我要帶走。”

菲爾掃了眼司小南,眼眸微眯,“如果我不讓呢?”

林七夜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的握緊【斬白】刀柄,凜冽的刀芒倒映在血泊之上。

與此同時,被林七夜一劍斬成兩半的巨熊,迅速縮小變化成之前的男人模樣,被切成兩半的身體拚湊在一起,身體中央的血痕逐漸消失。

林七夜為了避免暴露身份,並冇有使用天叢雲劍,畢竟一個魔法之神的代理人手中握著日本高天原的第一神器,實在是太過可疑。

“菲爾,還要上嗎?”裡斯特低沉開口。

菲爾死死的盯著林七夜,以及他身後的司小南,糾結片刻之後,眼眸中還是閃爍起不甘心的殺意:

“上!反正阿斯加德遲早都要落在洛基手裡,現在殺了他,隻要躲一段時間,索爾也不能拿我們怎麼樣。”

話音落下,菲爾從懷中摸出一隻灰色石板,用力插在地上,一道無形的領域瞬間張開,將林七夜與司小南以及方圓五公裡內的密林全部覆蓋其中。

林七夜隻覺得眼前一晃,周圍的一切都蒙上虛無的灰紗,一隻湧動的灰色屏障像是巨碗倒扣在頭頂,天空與晨輝都暗淡無光。

“這是什麼東西?”林七夜眉頭緊鎖。

“是【灰白角鬥場】的殘片……”司小南虛弱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這東西本來是古羅馬神話中的神器,全力施展之下,能將方圓千裡內的任意數量指定目標拖入一片異空間,隔絕一切時間與空間,相互廝殺,直到角鬥場出現唯一倖存者纔會打開。

就算是至高神被困,也不例外。”

“連至高都能困住?這麼厲害的神器,他是怎麼拿到的?”林七夜臉色一變。

“他手中那塊,隻是【灰白角鬥場】的一角碎片而已。”司小南緩緩開口,“這件神器早在數百年前,就因為變故碎成了七八塊,碎片有大有小,他手中的估計隻是一塊最小的碎片,覆蓋範圍都隻有五公裡。不過,困住我們還是綽綽有餘……

他連這東西都拿出來了,看來是鐵了心要殺我。”

林七夜站在司小南身前,看著眼前不斷逼近的兩人,眉頭微微上揚:

“你剛剛說,這裡隔絕一切時間與空間,而且他們自己也逃不出去,對吧?”

“冇錯。”

“那就好辦了。”

林七夜右手在虛無中一握,一道魔法光輝閃過,天叢雲劍被他握在手中。

他一手握著天叢雲劍,一手握著【斬白】,點點魔法光輝自他體內消散,麥爾斯的外表消退,開始逐漸露出原本的模樣。

司小南見此,咬牙堅持從血泊中艱難站起,正欲幫林七夜戰鬥,卻被他一隻手攔在身後。

“你歇著吧,他們兩個,我能對付。”

“那個菲爾是光明之神的代理人,實力很強,在【十禦前】中排名第三。另一個男人叫裡斯特,雖然不在【十禦前】內,但實力也不弱……你小心些。”

司小南憂心忡忡的說道。

林七夜嗯了一聲,身形化作一抹夜色,沿著密林間投射下的樹影飛馳而出。

“你不是麥爾斯?!”裡斯特見到這一幕,神情一驚,“你究竟是什麼人?!”

“小心,他往你那去了!”菲爾感受到腳下的光明泛起漣漪,立刻對裡斯特說道。

他的話音未落,林七夜的身形便從裡斯特身後的樹木陰影中閃出,如電般掠向他的後頸,裡斯特反應極快,身形瞬間變化成一隻渾身繚繞著電光的斑紋豹,靠著高度上的變化避開這一擊。

裡斯特目光一凝,殺機迸發,一抹電光豹爪猛地劃過頭頂的林七夜下腹。

鋒銳的爪尖劃破林七夜的肌膚,卻像是碰到一團墨漬,消融散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假的?”裡斯特一愣。

下一刻,他側身的虛無中,一抹刀芒無視空間,嗡鳴著斬在他的後背。

林七夜的身形顯現而出。

隨著林七夜體內黑夜本源的逐漸成熟,越來越多的神格能力被蘊養出,他的氣息也開始向黑夜女神倪克斯逼近。

剛纔的那道混淆裡斯特視聽的殘影,便是從黑夜本源內衍生出的能力,【分身夜影】。

林七夜一刀斬在裡斯特後背,立刻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渾身繚繞著電光的斑紋豹痛苦的嘶吼一聲,身形再度變化,眨眼間便成了一隻銀白色的荊棘刺蝟。

原本的血肉之軀變成金屬般堅硬的外殼,死死的卡住林七夜手中的【斬白】,與此同時無數尖銳銀刺急速刺出,湧向林七夜的麵門。

林七夜冷哼一聲,側身避開銀刺,反手將另一柄天叢雲劍剁向刺蝟頭部。

在天叢雲劍的劍鋒下,堪稱銅牆鐵壁的外殼就像是豆腐糊成的紙張,僅是輕輕一斬,便將荊棘刺蝟頭顱剁下,龐大的身軀突然一震,轟然癱倒在地。

被斬下頭顱之後,刺蝟的身體開始恢複原樣,那顆滾落的頭顱迴歸裡斯特原本的樣貌,驚恐的看著身後的林七夜。

“那是什麼劍?!”

“你不需要知道。”林七夜平靜的走到那顆頭顱麵前,輕輕呢喃一句詩詞。

轟——!!

驚天動地的火焰自裡斯特身體內爆發,瞬間將其淹冇,刺耳的慘叫聲在火光中逐漸虛弱,最終歸於平寂。

林七夜一手握刀,一手握劍,站在熊熊火光之前,漠然的轉頭看向不遠處的菲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