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晨2:06。

林七夜的手機輕微一震,他皺了皺眉,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

不是電話,而是一條未讀訊息,來自於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看看這條視頻。

看到這幾個字,林七夜的眼中先是閃過一抹疑惑,緊接著便想起了什麼,有些好奇。

除了少數幾個人,很少有人知道林七夜的手機號,再加上守夜人在他的手機裡裝了軟件,能阻截一切垃圾騷擾資訊,所以能以這種口吻給他發訊息的人,就隻有一個……

安卿魚。

下一刻,一條資訊的訊息就跳了出來。

酒館內漆黑一片,後院中僅有微弱的自然光灑落,遠遠看去,畫麵有些模糊。

緊接著,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鏡頭之中,那人站在後院中,突然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扼住咽喉,整個人猛的撞到了牆壁上,然後雙腳懸空,一點一點的被拎上了半空……

這是一段視頻,林七夜直接將其點開,看到視頻中的畫麵,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og

這是一段用手機拍攝的視頻,而周圍的環境則是酒館的內部,鏡頭放在吧檯之上,側對著後院的門,無論是拍攝的畫麵還是角度,都和錄像機中幾乎一模一樣。

然後是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等到四枚鐵釘全部釘入四肢,那人影的手指,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啃噬了一般,詭異的一點點消失!

正如同錄像中那樣!

從他的身形和衣物,林七夜可以認出,那人影就是安卿魚。

一枚鐵釘自動從地麵飄起,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刺入了那人影的手掌!

此刻,林七夜的心中已經充滿了疑惑,他知道安卿魚不可能真的遇害了,但對方既然將這個視頻發給他,就說明他已經完全參透了這其中的秘密!

林七夜拿起手機開始打字,打到一半,他搖了搖頭,直接點開號碼回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待到十指消失到隻剩指根,最後一枚鐵釘懸浮而起,猛的刺進了安卿魚的胸口!

畫麵到這裡就消失了。

安卿魚的聲音似乎有些驚訝,我以為第一句話你會問:你冇事吧?,難道剛剛那個視頻就冇有讓你有一點擔憂嗎?

擔憂什麼?擔憂你被害?林七夜平靜的開口,我可不相信死人會記得我的電話號碼。

很快,電話就被接通了。

你發現了什麼?林七夜直入正題。

到現在為止,林七夜一切的推理,都遇上了瓶頸,而那段詭異的錄像,就是瓶頸產生的根本原因。

斷指後的流血量,傷口的方向,這兩個疑點說明瞭這次的案件遠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但就是那麼一個詭異的視頻,卻又將一切都變得……簡單的過頭了。

好吧,真是無趣。

安卿魚的聲音似乎有些遺憾。

那段視頻,你是怎麼拍出來的?

聽到這兩個字,林七夜的身體一震,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中浮現出一抹光芒。

你是說……

正如你所說,那段視頻裡的內容,是真實發生的。

安卿魚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但是,它卻被做了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處理,而這個處理,卻讓一切的推理都走向了錯誤的方向。

那就是……倒放!

林七夜瞬間將它點開。

視頻中,安卿魚四肢被釘在牆上,十指被切斷,卻冇有絲毫的鮮血流出。

那段視頻,講述的不是一個人被神秘殺害的過程,而是……一個被斬斷十指的人,快速治癒的過程。

我把另外一段視頻發給你,看完你就明白了。

安卿魚掛斷了電話,下一秒,又是一個視頻發了過來。

第二枚鐵釘被他擠壓出身體,彈到了地麵上,然後是第三枚,第四枚……

最後一枚鐵釘落地之後,安卿魚的身體失去了支撐,落在了地麵上,然後他向前挪動了一步,做出驚恐萬分的動作!

緊接著,他胸口的肌肉收縮,一枚鐵釘被擠壓出來,被肌肉組織的壓力彈飛到了不遠處的地麵上。

然後,安卿魚的手指在超速再生的作用下,一點點的快速生長起來,幾秒鐘的功夫,就恢複了原樣。

他明白了。

難怪每一枚鐵釘刺入身體的角度都顯得有些詭異!難怪錄像中的手指不是被一下切斷,而是一點點的被蠶食!難怪錄像中死者的身體先是被推到了牆邊,然後再像是被人拽上半空一樣上升!

畫麵結束。

林七夜緩緩閉上雙眼,深吸了一口氣……

林七夜快速的將電話撥了回去。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能夠隱身,控物,切指,乾擾電子信號的神秘,錄像中的一切,其實都是一個能夠超速再生的能力者自導自演的畫麵?林七夜皺眉開口。

這一切……都是倒放!

鐵釘是被肌肉組織壓迫彈飛,而非被隱身人或者控物能力刺入身體;手指是在一點點的生長,而不是被蠶食;身體是先掉下的地麵,然後故意向前移動了一步……

在思考這個問題之前,我覺得應該想一想,做出這一切的人是誰。

安卿魚平靜的說道。

是錄像中的那個人。

林七夜的雙眸微眯,那人自導自演了這一場戲,也就是說,孫曉是在錄像結束後,才被真凶釘在牆上的……現在還剩下一個問題,那就是在被釘上牆的時候,孫曉是已經死了,還是依然活著?

冇錯。

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林七夜的聲音中滿是不解,為什麼他要大費周章的錄下這段視頻?為什麼要造成有神秘作案的假象?

這就意味著……在那個酒館附近,一定有一個孫曉被殺的第一現場!

如果以完成儀式為前提,在斷去手指之後的十秒鐘內,他一定會被立刻殺死,也就是說,在被釘上牆麵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緊接著,林七夜又搖了搖頭,不,其實這個問題已經有了答案,從孫曉的屍體上來看,傷口的方向不一致,所以他一定是先被斷去了手指,才被釘在牆上,縮水的流血量也能說明這個問題。

不,不對!

酒館外的街道路口,有一處攝像頭,所以屍體不可能是在其他建築中被殺,然後被運入酒館,那樣會被攝像頭拍到,所以……第一現場應該就在酒館中!

而能夠在酒館中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到這一切的,應該隻有一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