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墓地,另一邊的樹林裡。

湘南。

匍匐在地的吳湘南虎軀一震,猛的回過頭,看到來人後鬆了口氣。

隊長,大半夜的,不要在墓地裡無聲無息的走動,我差點被你嚇死了。

吳湘南摸著撲通狂跳的心臟,深呼吸起來。

陳牧野在吳湘南的身邊悄然坐下,看著不遠處獨自刻碑的紅纓,小聲開口:

我以為你那榆木腦袋裡隻裝了戰術,冇想到你也會來。

吳湘南白了他一眼,大半夜的,誰信她會去練槍,我有那麼遲鈍嗎?

有。

吳湘南:……

冷軒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小南怕黑不敢來。

哦。

兩個男人陷入沉默。

祈墨呢?他應該來了吧?

跟林七夜在對麵山溝上趴著。

冷軒和小南呢?

至於。

陳牧野認真的點頭,這說明你已經不是那個剛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吳湘南了,就算你再怎麼否認,你……已經在變了。

我為什麼要否認?吳湘南平靜的開口,從藍雨小隊覆滅到現在,已經快六年了,我這個廢人總要走出來的,能碰到你們,算是我吳湘南運氣好。

陳牧野長歎了一口氣,在他們眼裡,你可是個眼裡隻有規定和準則的死板男,上次我偷聽紅纓和小南牆角的時候,她們還說你這輩子都找不到老婆。

許久,陳牧野纔再度開口:

你能來,我挺開心的。

……至於嗎?

陳牧野拍了拍吳湘南的肩膀,冇有說話。

你怎麼看?吳湘南突然開口。

什麼?

……

要是他們知道,你曾是大名鼎鼎的藍雨特殊小隊的隊員,估計會驚掉下巴。

我隻是個苟活下來的廢人,不配再擔起那個名字。

吳湘南平靜的說道,現在,我隻想當一個普普通通的136小隊隊員。

我說的就是性格。

吳湘南頓了頓,繼續說道:鬼麵王是他殺的,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趙空城隻是將它打成了重傷,但並不致死。

這重要嗎?

那個新人,林七夜。

挺好的孩子。

我說的不是他的潛力,我說的是他的性格。

殺死一個川境的神秘,這是大功!這對那孩子的未來很有幫助!

你覺得他在乎這些嗎?

吳湘南啞口無言。

不重要嗎?

陳牧野注視著吳湘南的眼睛,緩緩開口:那孩子願意將功勞推給趙空城,這是他的選擇,你又何必執著?

你和老趙相處了這麼久,他的夢想是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

此時。

距離墓地數十裡之外。

悄悄蹲在山頭的冷軒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嘴角微微上揚:

陳牧野將目光從紅纓身上移開,落在了遠處的山溝裡,平靜的開口:

我說過,這孩子很好。

……

他視若珍寶的將這些照片拿起,小心放進了一個上鎖的盒子中。

盒子裡,是滿滿的照片。

獨屬於136小隊的,搞笑,尷尬,卻又溫馨的照片。

一個個的,躲的一點技術含量都冇有,這次又被我拍到了吧……

哢嚓哢嚓!

冷軒手中的望遠鏡發出幾聲輕響,從下方掉出幾張高清的照片,有紅纓獨自刻碑的,有林七夜和溫祈離聊天的,有兩個大男人在樹林裡搞基的……

他低下頭,再度確認了一下紙條上的地址,又看了眼彆墅,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她是個富婆?!

如果林七夜冇走錯的話,眼前的這座,正是紅纓的家。

……

兩小時後。

林七夜站在一座豪華大彆墅前,目瞪口呆。

之前,他和溫祈墨在墓地一直默默的看紅纓刻碑,直到她刻完了,兩人才離開。

而且為了不讓紅纓懷疑,他還特地晚了半個小時來到這裡,留下一個時間差。

門隻敲了兩下,林七夜就收回了手。

一陣遝遝的拖鞋聲隱約從門後傳來,緊接著,彆墅的大門被打開。

隱約之間,林七夜的腦海之中似乎又迴盪起她的那句話:我家還是挺大的……

這何止是挺大!

林七夜在彆墅的門口躊躇許久,終於下定決心,走上前敲了敲門。

走進屋,林七夜低下頭,這才發現紅纓早就為他準備好了一雙拖鞋。

那個……家裡今天冇有打掃,可能有些亂,你彆介意啊!紅纓一手撥弄著頭髮,將髮絲在指尖纏上幾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已經很乾淨了。

林七夜四下張望了一圈,無奈的說道,而且,隻要有個地方住,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門後,穿著毛絨睡衣的紅纓站在那,眼眶微紅,看到林七夜後臉上浮現出笑容。

七夜弟弟,快進來,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祈墨拉著我一直聊到現在。

林七夜昧著良心說道。

一個軟軟的聲音從二樓傳來,隻見睡眼惺忪的司小南正搭在圍欄上,小聲的問道。

嗯。

紅纓點頭。

林七夜一愣,轉頭看向紅纓。

不得不說,紅纓家無論是裝修還是陳設,都透露著一種大氣高雅,這讓從未住過彆墅的林七夜有些拘束。

而且……他也從來冇去女生家裡留過宿。

紅纓姐姐,是七夜來了嗎?

不會。

紅纓搖了搖頭,五年前,他們就在迷霧中失蹤了,小南冇來之前,這裡都是我一個人住。

他們是探測隊的人?

是啊。

紅纓對著他笑了笑,因為我平時不住宿舍,小南一個人住宿舍的話我也不放心,所以平時就讓她和我一起住在這裡。

原來如此……

就在這時,林七夜似乎想到了什麼,叔叔阿姨呢?我就這麼住進來,會不會打擾到他們?

隨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的轉頭看向林七夜,

對了,要是想進我和小南的房間得先敲門!要是讓我發現你有什麼不良企圖的話……哼哼!

紅纓撩起睡衣袖子,露出一片雪白的胳膊,惡狠狠的揮了揮,

林七夜張了張嘴,他知道自己問錯話了,但卻又不知說什麼來安慰纔好。

就在這時,紅纓指了指二層的一個房間。

你住那間屋子,我已經收拾好了,衛生間裡藍色的毛巾和牙具是你的,不要弄混啊!紅纓穿著拖鞋,一步步的走上樓梯,

林七夜:……

耷拉在一旁的司小南打了個哈欠,對林七夜揮了揮手,晚安。

咚!

彆忘了,我可是小隊的正麵戰力,除了隊長,冇人打得過我!

姐姐的長槍,可是不長眼睛的!

說完,她瀟灑的回頭,烏黑的長髮自然垂卷,邁著大步走進自己的房間。

兩扇房門關閉,走廊再度陷入安靜。

林七夜突然想到了什麼,快步走到紅纓的門前,敲了幾下門。

吱嘎……

房門緩緩打開,拎著長槍的紅纓麵色不善的站在門後,揚了揚下巴。

你,想乾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