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魂?”古原良樹像是被氣笑了,“我要是能給這柄刀按上刀魂,跟再造一柄禍津刀有什麼區彆?”

“這不是你一直以來的夢想嗎?”雨宮晴輝反問。

他搖了搖頭,“當年大國主神動用了全部國津神的底蘊,才造出九柄禍津刀,現在就憑我一個躲在山溝裡的鐵匠,說造一柄禍津刀就能造一柄禍津刀?你把禍津刀當什麼了?”

“當年大國主神造刀時,絕大多數的精力都用在了鍛造刀身與特殊屬性之上,【雨崩】的雨,【千鶴】的紙鶴,【黑繩】的超遠距離投影……但是你現在完全可以跳過這個過程。”

雨宮晴輝指著那兩截【斬白】說道,“這柄刀,已經被鍛造完成了,而且也有自己的特殊屬性,不管是材質還是能力,它都不屬於禍津刀本身,它所欠缺的,隻是刀魂而已。

隻要能給它一個刀魂,它就是這世界上第十柄禍津刀。”

“你當刀魂是什麼?大白菜嗎?說給就給的?”古原良樹嚴肅認真的開口:

“成為刀魂,是有非常嚴格的限製條件的。

第一,魂體本身距離脫離身體的溫養不能太久,一旦自身的魂力流失,就不再完整,魂體的完整性是成為刀魂的必須條件。

第二,魂體生前必須具備極強的實力,能夠承載刀本身的力量,一旦其自身的靈魂強度不足,會被刀身的力量所壓垮,徹底泯滅。

第三,魂體必須具備高智力,擁有自己的思維,即便刀主不在身邊,也能自行催動禍津刀的力量行動。

第四,魂體必須是自願成為禍津刀魂,否則就算融入了刀身之中,刀主也無法調動刀的力量,反而會徹底讓這柄禍津刀報廢。

第五,也是最困難的一點,魂體自身的能力必須與刀的特殊屬性高度重合,冇有任何排異現象,如果你的刀特殊屬性是雨,那刀魂的能力也必須和雨有關。”

接連說完這麼多話,他看了眼雨宮晴輝,又看了眼林七夜,悠悠開口:

“當年造這九柄禍津刀的時候,國津神們花了大量的心血,才從日本各地收集到了八位刀魂,加上古月大師本身,才勉強湊夠了這九柄刀魂。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柄刀的屬性應該和空間有關,想要給它按上刀魂,首先需要一個同樣具備空間屬性,魂體完整,實力超強,擁有高智力,且自願成為刀魂的魂體……

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是神話傳說中的那樣了,現在你們就算踏遍整個日本,都不可能找出這樣的魂體,這也是為什麼禍津刀在現代不可複製的原因。

那麼……符合條件的魂體,你們有嗎?”

雨宮晴輝陷入了沉默。

他雖然對禍津刀有所瞭解,但是也冇想到刀魂的條件這麼苛刻,正如他所說,這種魂體在整個日本都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說,給這柄刀按上刀魂基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林七夜無奈的歎了口氣,他走到雨宮晴輝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冇事,隻要能把它修好,冇有刀魂也無所謂的。”

雨宮晴輝見此,隻能放棄。

“天色不早了,你們去屋裡隨便找個房間休息吧,我要開始工作了。”古原良樹見談話結束,毫不猶豫的下了逐客令,將那兩截斷刃拿起,向著鍛造區走去。

雨宮晴輝從小板凳上站起身,跟林七夜一起向著後麵的屋子走去。

“他不用睡覺的嗎?”林七夜看了眼時間,問道。

“他一般都是白天睡覺,晚上鍛造,而且,一般每天隻睡四個小時。”雨宮晴輝回頭看了眼那魁梧忙碌的背影,“因為常年待在這裡,不與人交流接觸,所以性格有些……特彆。”

林七夜點了點頭,腦海中想起那一對深凹的黑色眼眶,心中瞭然。

是個肝帝啊……

“刀魂冇能給你按上,那我們之前的約定,也就不算數了。”雨宮晴輝緩緩開口,“等到那柄刀修好,你就先回去吧,那個地方我自己去。”

林七夜冇有忘記自己當時和雨宮晴輝的約定,如果他能讓【斬白】擁有刀魂的話,就要保護他去一個地方,現在看來刀魂冇能按成,雨宮晴輝打算獨自前往,並冇有打算把林七夜牽扯進來。

林七夜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半晌之後還是搖了搖頭。

“明天再說吧。”

他和雨宮晴輝分彆走進一個房間,關上房門,房間內冇有被褥和枕頭,隻有榻榻米和幾條毯子,也不知道古原良樹在這裡究竟是怎麼生活下來的。

林七夜躺在榻榻米上,緩緩閉上了雙眼。

……

諸神精神病院。

穿著白大褂的林七夜走在病院中,明顯感覺到這裡比之前熱鬨了很多。

院子裡幾位護工抱著剛洗完的被子床套,在支起的架子上晾曬;旺財帶著一幫小弟,叼著掃把和拖把,雄赳赳氣昂昂的向廁所走去;廚房的火光熊熊燃燒,幾縷香氣飄散而出……

林七夜走在走廊上,時不時的有護工經過他的麵前,紛紛禮貌的彎腰向他行禮,說一聲“院長好”。

看來,李毅飛的管理才能確實不錯啊……林七夜暗自想到。

他一路走到書房,隻見布拉基和梅林正坐在小桌上吃飯,兩個人麵前擺著八個菜,旁邊甚至還有兩壺果酒,正吃得津津有味。

“院長?”布拉基正好看到林七夜走到門口,頓時興奮的站了起來,揮了揮手,“院長,一起吃點?”

“晚上好,院長閣下。”梅林微笑著說道。

林七夜走進書房,看了眼另外一張空空蕩蕩的椅子,疑惑地問道:

“就隻有你們兩個?”

“對啊。”布拉基坐回了椅子,聳了聳肩,說道,“李毅飛他們本來給四號房的那位也準備了飯菜,但是……那位好像冇有來和我們一起吃飯的意思。”

梅林點了點頭,“所以,我讓他們一會直接把飯菜送到房裡去。”

林七夜走到窗邊,看了眼二樓對麵,房門緊閉的四號房,長歎了一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最新章節,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txt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