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5章朝思暮想貴宗少宗主(二合一章)

“去星雲宗見葉楚月?”

楚老爺子的手都抖了一下。

“爹......”楚雲城欲言又止。

楚老爺子深吸了一口氣,而後走出了殿宇內閣,來到金色光華的最邊沿,居高臨下地俯瞰星雲宗。

夜尊紅袍著身,肆意張揚,宛若大千世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卻又端的冷峻矜貴,像是與生俱來的天之驕子,人生所踏的每一步,都註定會在萬眾矚目下。

卿重霄、柳三千德高望重的二老緊隨其後。

左天猛恭恭敬敬地接待,“夜尊降臨,吾宗蓬蓽生輝。”

“嗯。”男人淡淡應:“柳前輩朝思暮想貴宗少宗主。”

左天猛目光一閃。

星雲宗的弟子們紛紛看向了柳三千。

柳三千老臉微紅。

他確實會思念星雲宗和葉楚月,但還冇到朝思暮想的地步。

“咳,咳咳咳......”

一呼萬應的少年郎在人群中央,被自己口水給嗆得咳嗽不止,咳到眼睛都泛起了些紅。

落在旁人眼裡,儼然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

便有身穿“虞”家服飾的上界之尊,扯著唇角哂笑,“冇見過世麵的人就是如此,當見怪不怪了。”

此刻的星雲宗,赫然成了菩提萬宗之地最炙手可熱的存在。

赤羽宗主近乎麵目扭曲。

好在本宗有一個薑寧得到了無極老祖的傳承,否則的話,他日後還有何臉麵立足於萬宗?豈非要永遠被他左天猛壓一頭?

“弟子亦是思念太上長老。”少年斂起了表情,端端正正地回。

“卿長老聽聞海神界有少年天才,打破武道規則,突破千星武神,近來茶飯不思,一刹如隔三秋。卿長老是個愛才惜才之人。”

男人眉眼溫柔,以至於麵具折射出的華光,都顯得不那麼冷冽了。

少年望著身材頎長於宗門之地望向自己的男子,不由眨巴眨巴了兩下眼睛。

隨即向卿重霄行禮道:“晚輩葉楚月,感謝卿長老的器重。”

卿重霄:“............”他一頓三餐,吃得可香了,還經常揹著柳三千開小灶,前不久還偷偷扣掉了柳三千的錢去偷偷買了一張新榻,乃是用鳳羽鸞翎和雲錦蠶絲製作而成,睡起來當真是舒服,每當夜幕降臨,卿重霄都得嘖嘖讚歎一句物有所值,且還要罵柳三千置辦的物品都是便宜冇好貨。

“咳。”

卿重霄以拳抵脣乾咳了一聲,臉不紅心不跳地道:“刻苦修煉,專注傳承,日後方可報銷洪荒界。”

“晚輩謹遵長老的教誨。”

少年執扇抱拳。

拳掌相碰,虎虎生威,似有雷鳴之聲暗綻。

日薄西山,斜陽漫天。

火燒雲快沉溺在月的暗色裡。

天和地,相融成畫。

夜墨寒立在宗門之地默不作聲,望著少年的眼神裡,多了一絲沉悶的情緒,但很快又被他掩了下去,繼而又如嵩山之雪,高嶺之花。

“柳長老!”少年朗聲喝道。

聲之嘹亮,猶若鐘鼓。

給太上長老柳三千喊得精神一震,登時定睛朝他看來。

“報告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去往上界後,弟子一直謹遵長老教誨,多吃飯,多喝水,多睡覺,日子過得有滋有味有奔頭,宗門上下都對弟子很好,好的像老子對兒子!”

“弟子亦是思念太上長老,總盼諸神之日再見一麵,心情之急切不可言說卻又可說!”

“今日見到太上長老,弟子喜不自勝,相當高興。”

少年像是忽然間鬥誌昂揚的戰士,挺胸抬背,不似往日吊兒郎當的紈絝樣,看得四周弟子驚了又驚,嘴巴張得能塞下大鴨蛋,總覺得一瞬之間,葉師弟判若兩人。

柳三千望著昂首挺胸的少年,喉嚨乾涸,嚥了咽口水,有片刻的呆滯。

少年的眼裡映著半壁江山和傍晚的光景,流光溢彩似若寶石。

整個人,是張揚的,明媚的,熠熠生輝的。

夜墨寒望著少年,低低一笑。

輕笑,從喉間溢位,聲線煞是好聽,如芙蓉泣露,竹葉輕拍秋日霜。

卿重霄在旁側簡直是頭皮發麻,煩得不行。

小兩口互說衷腸,偏要拉他和柳三千下來,讓人怪不好意思的。

“葉楚月。”夜尊喊道。

“晚輩在。”

夜尊麵具下的臉色,驟然發黑。

心情像稚童隨意變幻。

可明明在洪荒上界的時候,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冷傲自持。

“大哥哥。”

小寶走到楚月的身邊,抓住了少年的衣袖。

這喊的一聲,讓夜尊本就在沉悶邊緣的心情,是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卿重霄憋笑憋到了臉抽筋。

跟在夜墨寒身邊這麼久,難得看到殿下吃癟。

夜墨寒心有鬱悶,從前就糾結於九萬年的年數太大,如今更是差了個輩分。

楚月好笑地看了眼小寶。

小寶鬼精鬼精的。

走到夜墨寒的身邊,梗著脖子,仰起頭去看他。

“夜尊殿下,你的眼睛,跟我爹爹一樣好看哦。”

“你爹呢?”夜墨寒問。

“賺錢去了。”

“賺錢?”

“嗯!賺錢養家!養我,還有我孃親,不過我孃親也在賺錢,我也要賺錢,因為我們要互相養著。孃親說過,雙向奔赴,就是家人的力量。”

喜歡一個人,就賺錢給她用。

親人、朋友、愛人,俱是如此。

世上黃白之物,最得人心。

銅臭味雖不被高雅人士認可,卻又讓世人趨之若鶩猶如過江之鯽。

夜墨寒垂下了眼眸,凝視著和自己如出一轍的小孩,心頭的鬱悶,瞬間煙消雲散。

“你,是個很不錯的孩子。”

“真的嗎?”

小寶興奮到手舞足蹈,“我爹爹也是這麼說的,我可喜歡我爹爹了,他是世上最英俊最頂天立地的男子。”

“你爹有你,是他的幸福。”夜墨寒的聲音柔了幾分。

“大哥哥,你闊以,陪陪我嗎?”

小寶歪著頭問。

小孩的年紀不大,卻也不算太小,不如嬰兒般奶呼呼的,但因生得粉雕玉琢,煞是好看,配上特意放軟的聲音,再硬的心似乎都會有所動容。

“當然。”

夜墨寒張開了雙手,“上來。”

小寶眼睛放光,借力一躍,蹦到了父親的懷中。

男人單手,動作輕柔地抱著小孩,望向少年的時候,兩人相視而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九霄瓊雲。

楚老爺子窺視到瞭如此一幕,神情一會兒鐵青,一會兒黑如鍋底。

“龍祖的義孫?”

楚雲城腦海裡靈光閃過,便問道:“這小孩,就是龍祖義孫葉塵,是明月的兒子。”

“那豈不是......”楚老爺子欲言又止。

父子倆人對視了眼,都在彼此的目光裡看到了分外的落寞。

按理來說,這孩子是他們的後輩。

葉楚月縱然惹人厭惡,但葉塵看起來,甚是不錯。

“龍吟島嶼的這條線不錯。”楚老爺子露出了欣慰的笑,“明月,生了這麼個兒子,算是給我們大楚做了一件好事。”

“爹的意思是?”

“葉楚月乃焚世天罡魔體,必死無疑,她若死後,這孩子,可以接到大楚來。屆時,再和龍吟島嶼形成聯盟,若能讓我大楚子民,人人都能契約最高級的龍,之後又有月族相助,大楚鵲起,便是指日可待。”

楚老爺子越說越是激動,眼睛裡畢露從破出混濁的勃勃野心。

經過楚老爺子這麼一點撥,楚雲城亦是目光發亮,看著葉塵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罕見的寶藏般,貪婪心動到讓人難以挪開了腿。

另一側。

楚南音和幾個兄長都在俯瞰星雲宗的輪廓。

“女扮男裝,卻還故意引得夜尊的注意。”楚時修冷笑了聲,嗤之以鼻:“明月,終不如我們所想的那樣,她不是天上月,她是地上霜,是泥上塵,可惜了這般好的名字,若母親見到她,定然會失望至極。”

“何止是失望。”楚世訣哂笑,“母親為了她,和父親和離,棄我們於不顧,到頭來,隻會是個荒唐的笑話。若是個了不得的人也好,若是個溫柔良善之人倒也罷了,雖很突兀,但血緣使然,我們亦能認下這個妹妹。很可惜,她一身反骨實在可惡,母親見之,定會懊悔當日和離之衝動。”

楚南音麵色清冷如竹,自詡半步仙神,端著一股睥睨眾生的傲氣。

“南音,青蓮女尊的封號雖然冇了,但聽父親和爺爺說,你日後會是月族的公主,到時候,定要讓薑君為今日之決策而追悔不已。”

楚時修見妹妹悶悶不樂便安慰道。

聽聞月族,楚南音的眸底才閃起了一道光。

月族什麼都好。

隻恨這個名字,帶了個晦氣的字。

她對楚明月深惡痛絕到,這段時間在大楚,有關於“月”的一切,都被她撕碎、燒燬,眼不見為淨!

“無妨。”

楚南音說罷,收回了看向星雲宗的視線,緩步折身,走進了殿宇內。

星雲宗,小寶在夜墨寒的懷中為其指路上了天驕山。

“在這裡,能看到天驕山最美的風景。”小寶期待地問:“好看嗎?”

“好看。”男人自高山之巔欣賞宗門風景,如實回答道。

他入目所及,俱是獨屬於少年的煙火氣息。

這座宗門,這座山,吹拂過宗門和山的涼風,都是阿楚待過的地方。

末了。

夜墨寒的視線,落在那一座無名碑上。

蕭離說道:“這是星雲宗十長老,少宗主葉楚月和卿若水、寧夙兩位師兄的師父之墓。”

無名碑前,男人停頓良久,雖未說話,卻在默哀。

雲鬣與世長辭時,他心與阿楚同悲。

那是個很好的小老頭。

也是他夜墨寒的師父。

“葉楚月!”

炎主走上天驕山,身後還提了個初十。

星雲宗人都對七殺天夜尊多有恭敬,這廝卻是個百無禁忌的。

楚月按捺住突突跳動的太陽穴,回頭看去,見到初十,頗為疑惑,“初十公子怎會來此?可是憐月有什麼事?”

初十看著相當有分寸感和禮儀的少年,卻是怎麼都高興不起來,反而陰陽怪氣地問:“我還以為,我來這星雲宗,葉公子會以為我是來提親的呢?”

“?”楚月摺扇一凝。

即便不用轉頭看,都能想象得到刺骨的寒風從夜墨寒那邊刮來。

楚月暗歎今日冇看黃曆,陳野、初十,一個兩個都偏偏找準今日來挑事,這不是把她放在火架上烤嗎,還是雙麵來回地烤。

“初十兄這是說的哪裡的話,我怎麼聽不懂。”楚月訕訕笑了笑。

“葉公子貴人多忘事,萬宗大比上,還對在下三顧留情。”初十說道。

楚月:“............”

她機械般扭過頭,和抱著小寶的男人互相對視。

似有冷風從遠方而來。

少年的頭皮都在發麻。

心虛的想在地上挖個禁閉室蹲了。

初十見少年絲毫不搭理自己,心裡惱得很,下意識就多說了兩句。

“看來葉公子三顧留情的是薑寧姑娘。”

“............”

薑寧又是誰?

卿重霄的腦袋裡,仿若有一撂問號。

“葉......”初十嘴唇一張一合又開始了碎碎念。

“閉嘴!”

話還冇說完,才一個字,就被少年忽然喝了一聲。

初十怔住,疑惑地望著楚月。

那日萬宗大比,分明不是這樣的。

“初十兄,葉某如此穩重正經之人,怎會做出三顧留情的事來,許是你記錯了,記成了昨夜的夢。”

似是為了讓初十相信,還特地挑起了兩根手指發誓,“葉某發誓,道心如磐石,感情更是專心致誌,豈可朝三暮四,左一個三顧,右一個留情,萬萬使不得。葉某正經人,做不出這等事。”

初十呆呆地望著口若懸河的少年。

隻覺得,與那日大比所見的少年,不是同一個人

他來星雲宗,隻是為了幫大荒聖主給葉楚月帶個訊息。

隻是見葉楚月不冷不熱的樣子,便纔多說了幾句,怎知愈說愈不痛快,竟視他為洪水猛獸。

得了九道傳承,就變了。

俗話說的對。

男人有錢,就會變壞。

楚月瞅著初十沉鬱的樣子,都快頭疼欲裂了,暗罵自己嘴賤,那日不該輕浮。

腦海裡,響起了男人的神識傳音。

“阿楚。”

楚月當即提起了精神目視前方,靜待後文。

“我很想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吃雞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楚月_夜墨寒最新章節,葉楚月_夜墨寒最新章節最新章節,葉楚月_夜墨寒最新章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